首页 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 下章
 第九章

 感觉到可心已经不在身边,我轻轻的走下地,和昨晚一样,把耳朵贴在房门上,使劲而仔细的聆听着,结果没有听到任何声音。我没有像昨晚一样走出房门去,首先肯定不会有什么发现,另外我已经在思建的卧室安装了摄像头,只要我明天把摄像头取下来看监控视频,就知道俩人到底有没有越轨的行为。

 接下来我努力入睡,不知道过了多久,数了多少只羊,我终于睡了过去。到了早上,我照例被闹钟叫醒,走出卧室的时候,可心已经准备好了早餐。吃早餐的时候,思建这个孩子显得开朗了一些,不过我和思建的交流一直比较少,孩子对于可心很亲,对我似乎比较疏远,不过我也没有在意,我现在在意的是那个摄像机,会不会有意外的发现。

 在单位上班的途中,我开车跑回家把摄像机从思建卧室的窗帘上取了下来,我不怕被人发现,作为一个资深的记者,我有那么多的偷拍经验,其中不乏一些精明的政府官员,还有一些谨慎至极的不法商贩,我都没有失手过。偷拍毫无经验和戒备心的思建和可心,还不是手到擒来。

 到了单位之后,我把摄像机连接到电脑上,因为新闻记者对于自己的新闻报道和素材都互相保密,所以我有一间相对独立的办公空间,虽然赶不上个人办公室,但是比大部分同事已经是优越很多了。把摄像机的USB数据线连接到电脑上,我开始点开了视频回放,心中不免得有些紧张,希望不要被我发现什么。

 我的鼠标一点点的点着快进,从我昨晚大致的睡觉时间开始。我清楚的记得我昨晚睡觉之前看的最后一眼时间是9:37分,所以时间也从这个时间开始。在可心没有进入思建房间之前,我就发现思建的举止有些反常。这几天之中,每次我和可心看到思建的时候,思建都是安安静静,可心让他先回房睡觉的时候,他都是安静的躺在上看着棚顶发呆,但是我在视频里发现,当我和可心回到卧室之后,思建失去了我和可心的“监视”他竟然突然不安静了起来。他躺在上翻来覆去,时不时的跑到窗台上拉开窗帘看看窗外,之后竟然拿起手机玩了起来。现在经济条件好了,一个智能手机没有几个钱,所以现在的孩子基本上各个都有,思建作为一个原富家子弟,自然也不会例外,而且这个孩子的手机比我用的都好。

 我看着正在玩手机的思建,这个还是那个我认识的孩子么?这个时候的他,我怎么没有发现悲伤和无助呢?还是说,在我和可心面前他不敢玩手机,害怕我或者可心批评他?毕竟虽然学生可以带手机,但是老师和学校是严格控制学生玩手机的,尤其可心现在作为他的监护人,还是他的班主任。还是说,他一直在伪装,一直在伪装成一个乖孩子?我不由得陷入了疑惑,按照我作为一个记者来说,察言观是我的基本功,可是我却可笑的发现,在这一刻,我竟然无法彻底看透一个孩子。

 思建玩手机似乎玩的很有兴致,看着他玩的入神的样子,真的不像刚刚失去双亲不到十天的孤儿。难道是他的心理素质很好,已经缓解了过来?还是说他正在通过玩手机,转移自己的注意力,转移自己对失去双亲的痛苦?我晃了晃头,太阳,以一个大人的心思,现在去猜一个孩子的心思,还真的不容易,没有办法,虽然自己已经三十几岁,但是当父亲还是头一次,根本没有教育孩子的经验,更别提对孩子的了解。

 正在我胡思想的时候,我发现思建突然停止了玩手机,赶紧把手机待机,之后迅速的放到了枕头下面,迅速恢复到了原来的状态——仰面躺着,双目盯着棚顶。不一会,我就看到思建的房门打开了,而可心穿着那件新买的保守睡衣,一脸慈爱的走了进来。哦,我说的嘛,思建这小子怎么突然把手机收了回去,原来虽然他一直在玩手机,但是耳朵一直关注着我俩卧室的声音,听到那边的开门声,他就知道可心要来了。

 “老师,你来了…”可心进来后,思建转头挤出一丝笑容。

 “嗯…还没睡啊…”可心听到思建对于她的称呼,她的脸上不由得闪过一丝隐晦的失望,要知道,可心一直想做一个母亲,虽然思建不是她的亲生儿子,但是她多么希望思建能喊她妈妈,足她做一个母亲的愿望。

 “老师没来陪我,我睡不着…”思建表情似乎有些孤寂的说着,的可心脸上的慈爱更加浓厚了。虽然思建没有叫她妈妈,但是这种依恋就是最好的写照了吧。

 “好,我现在就陪你睡…”可心笑着说了声,脸上的表情又可气又可笑。

 可心了拖鞋,之后躺在了思建的旁边,她侧身躺着,一只手放在了思建的脯上轻轻的拍打着,就像一位母亲正在哄自己刚刚断的孩子睡觉一样。看到这个画面,我不由得感觉到好笑,思建都十几岁了,需要这么哄么?可心还真是没有做母亲的惊讶唉,竟然把思建当成了小孩子一样对待。

 “老师,我们今晚聊聊天好么?”原本闭目的思建这个时候突然睁开眼睛,转头和可心说道。

 “啊…”正在这个时候,可心突然发出一声惊呼,因为她本来是侧身躺在思建旁边,脸部也对着思建的侧脸,而且为了给思建安慰,她离思建很近,思建刚刚这么突然转头,俩人的嘴差点撞到一起,还好最后时候,可心条件反一般的往后一躲,才躲了过去。

 “你这孩子,都这么晚了,不睡觉还想聊天啊…”可心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机时间,不由得说道,只是语气没有任何的严厉。

 “我就是想知道,你和他是怎么认识的?”思建这个时候面带着好奇,似乎很渴望知道答案。

 “他?他是谁?你说的是谁啊?”可心这个时候也被思建问道了,不由得产生疑惑。

 “就是他了,隔壁的那个…”思建说的时候,用手指了指我和可心卧室的方向。

 “思建,虽然你现在不想叫他爸爸,但是你也不能用他这个称呼来称呼他,这是非常不礼貌的,知道么?要知道,收养你,还有你的一切手续,你的父母的后事,包括收养你的这个决定,都是他做出的。你还小,等你长大后,你就会知道,他对你的恩情有多么大了。你将来可以对我不好,但是你绝对不能对他不好,如果作为陌生热,他的恩情你可能永远都还不起。如果你现在不想叫他爸爸,你可以叫他叔叔,以后不可以用他来称呼他,也不可以用手指着他…”可心看到思建用手指的方向后,才发觉思建说的他指的是我,也就是她的丈夫,无疑,思建的这句话和用手指的方式,对于我来说是极为不尊重的,也是不礼貌的。看到思建对自己的丈夫不礼貌,可心的脸色瞬间难看了起来,拿出了作为一个老师、班主任的严厉,用极为温和的音量却十分严厉的语气“训斥”了思建。

 听到可心训斥了思建,我不由得心底闪过一丝温暖,原本这几天我一直在和思建吃醋,认为思建来了之后,我在可心心中第一的位置被思建取代,自己变成了千年老二。可是看到可心为了维护自己的丈夫而训斥了思建,我的心中不由得出一丝快,我在可心的心中还是最重要的。只是,回味过后,不免得有些鄙视自己,自己和一个孩子较劲,是不是太没有大人的风度了,以后怎么做人家的父亲呢?我摇了摇头,慢慢的把这种想法摒弃出自己的脑海。

 “对不起啊…我不是那个意思,我不是很懂你们大人的那么东西…”被可心突然呵斥,思建的脸上瞬间出了委屈,而且貌似眼泪随时都要了出来,赶紧向可心道歉,同时原本仰躺着的他,慢慢的转过身子,变成了背对着可心,可心原本放在思建腹部的手,瞬间变换了位置,放在了思建的部上。

 “好了,我的话刚刚有些严厉了,你还小,我应该理解才是。对不起,妈妈向你道歉…”可心看到思建伤心的样子,眼中不由得出心疼的深情,她这个时候才想起,为什么要在乎一个孩子的话语呢?而且这个孩子刚刚失去双亲,自己不是无意中让他更加伤心?她不由得脸上出一丝懊悔,用手轻轻拍着思建,同时出了笑容。

 “好了,别生气了,妈妈搂你睡觉觉,今晚你就躺妈妈怀里吧…”可心用一只手搬过思建的身子,思建的身子转了180度,原本背对着可心,现在变成面对面对着可心。可心看着思建还留有伤心余痕的委屈样子,眼中的慈爱和心疼更加浓郁了。虽然思建还没有叫她妈妈,但是可心一直以他妈妈的身份自居,似乎让孩子感受到温暖和母爱,也让思建早点接受自己。

 “今晚太晚了,明天还要上课,等明晚妈妈早点过来陪你,到时候和你讲讲我和他的故事…”可心看到思建失望的样子,轻轻的说道。听到可心说完这句话,我心中有一些不舒服,为什么可心这句话里把我也称呼成“他”?哪怕说成“我和我老公的故事”“我和你爸爸的故事”等等,我也不会想什么。我苦笑了一下,或许是可心在弥补思建心中的裂痕吧。

 “好的,一言为定…”思建这个时候终于出了笑容,把头枕在了可心的胳膊上。

 “睡吧…”可心说完后,思建就闭上了眼睛,似乎要乖巧的入睡。看到思建闭眼后,可心就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看来她早就困了,她也准备入睡。

 可心把自己的身体变成仰躺着,伸出一只胳膊让思建枕着,而思建面对着可心的身体侧身躺着。可心或许是太累了,又要上课,下班又要做家务。慢慢的,没过多久可心就睡了过去,而思建这个孩子就是身体年轻,竟然丝毫没有睡意,听到可心已经均匀的呼吸声,他竟然慢慢的睁开了眼睛,虽然屋里关灯已经灰暗,但是我还是清晰的捕捉到了那对在黑暗中睁开的眼睛,仿佛是一头狼的眼睛,而看到这双“狼眼”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中突然闪过了一丝恐惧,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了么?我的神经也随之紧张了起来…

 第十章

 我的瞳孔放到了最大,眼睛紧紧的盯着电脑屏幕,我注视着思建接下来的每一个动作,同时自己的内心也紧张到了极点。只见思建睁开眼睛后,眼珠一动不动,紧紧的盯着在自己眼前的两座高高的“山峰”那是可心的32E的房,思建本来头部就枕在可心的胳膊上,所以他的视线正好对在可心的房之上。

 看着思建眼神中那痴的样子,我的心中不免得有些醋意。“臭小子,这么不学好,年纪轻轻就喜欢占便宜…”我在心里狠狠的想到。还没等我有多余的想法,就只见思建慢慢的抬起了脑袋,抬起的过程很轻很轻,似乎害怕惊醒正在睡梦中的可心。此时我的目光也注视到可心的脸上,可心本来就漂亮,此时睡梦中的样子不点也没有出洋相、失气质,反而更像一个睡美人。

 思建抬起脑袋后,偶尔看看可心的脸庞,偶尔看看可心睡衣下隆起的房,这个青春期且充好奇的孩子,开始经历了人生第一次实践版的启蒙,当然还只是启蒙。我相信可心应该还没有失身,毕竟可心睡的再死,睡梦中被人道还是足以让她醒过来的。而且如果她真的失身了,她这几天的表现绝对不会这么的正常,可心的“演技”可以瞒过我这个资深记者。

 思建轻轻的把鼻子和嘴凑向了可心,这个时候的我再次紧张了起来,他不会是要亲吻可心的嘴吧?可心的嘴可是我的唯一啊,如果被他偷亲了,那我…不过比我想象中好的是,他只是把鼻子挨近了可心的脸颊,之后恋的闻嗅着可心的香味。可心有一种天然的体香,有点像牛味,我以前还专门去取笑过她,这种味的体香对孩子或许更加有吸引力吧。

 此时我看到思建的鼻子再靠近可心脸颊的时候,他的呼吸似乎也停止了,也对,如果离的太近还呼吸的话,呼出的热气到可心的脸上,很有可能让可心醒过来的。还好,思建这个孩子不知道可心睡觉比较沉,要不然这小子绝对不会这么拘谨和小心的。思建贪婪而恋的在可心的脸上闻嗅了几次后,就开始转移了目标,他的鼻子顺着可心的脖子一点点向下,最后来到了可心的部位置,之后隔着睡衣贪婪的闻嗅着可心的香。

 此时我看着思建的样子,怎么看怎么感觉思建就像一条小狼狗,一条爱闻嗅的小狼狗。现在这条小狼狗正在贪婪的闻嗅着可心散发出来的气味。正在这个时候,我发现可心的睡衣问题,虽然可心换了一件保守的睡衣,但是换上这件睡衣后,可心就把里面的掉了,这样的话可心睡衣里面就成了“真空”状态。而可心又是一个晕比较大的女人,在监控中,我隐隐约约可以看到睡梦中的可心似乎头有些起,把睡衣顶出了两颗葡萄的轮廓,而且仔细看下,轮廓还是比较清晰的。我在监控中可以看到,思建就更加可以看到了。

 感觉到可心现在被思建这个小子闻和视,心里就大大的不。正在此时,我想起了一件事情,最近我偶尔听同事们讨论一下黄的段子和话题,他们有人曾经说过,如果一个女人睡梦中容易有,那么这个女人一定是一个性旺盛的闷女。原本听到的时候,我只是一笑置之,现在回想起来的话:可心睡梦中的时候,头特别容易起,这个问题我早就发现了,众所周知,女人有的时候,头就像男人的茎一样,会起,那这是否就说明可心就是一个性旺盛的闷女呢?要知道,以前的可心在我的心里都是十分正经的,相对于其他女多了一种圣洁,难道她真的在内心是…

 我晃了晃脑袋,这些都是别人谈论的黄话题,自己为什么要当真呢?看着视频中的“小狼狗”还在贪得无厌的闻嗅着可心的身子,我快速的用小窗口打开了网站,搜索了一下,果然,还确有其事,原来睡梦中来的女人真的是旺盛的人,如果真的是,看来可心一直再忍受着,那么如果和思建这个青春懵懂的小狼狗在一起,发生“意外”的概率还真的可能有啊。

 不行,可心可能是体质的关系呢,她只是比较特殊,睡觉的时候头就是起的,等有机会,我去验证一下。由于我安装的摄像机是专业的摄像机,所以有极好的夜视功能。此刻卧室里虽然关灯了,但是我完全可以看清楚房间里面的一切。视频中的思建还在闻嗅着可心身上的雌素的气味,而我把目光转移到了思建的下半身,此刻我发现思建这孩子的裆支起了一个高高的帐篷,由于思建穿的是那种很肥的睡,很蓬松,虽然遮盖了一部分,但是还是可以看出这小子似乎很有“料”只是确切的有多长多,还是无法看清楚,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的,绝对比我的大,至于大多少,目前无法确定。

 看着视频中的思建,我真怀疑他是不是狗投胎过来的,闻嗅了半天,看的我都烦了的时候,他终于停止了。他睁开了眼睛,抬头看了看可心的脸颊,发现他还在睡,他伸出了手,目标是可心的房。看到那只要亵渎的双手,我的心不断的再滴血啊,可心的身体在我的心里无比的圣洁,如果被思建抓到,那算不算被玷污了。只是思建最后似乎没有这个胆量,他把手离可心的尖还有大约十公分的高度就停住了,仿佛隔空取物一般“抚摸”着可心的32E巨,同时他的头慢慢的枕回了可心的胳膊上,之后他收回了那只“隔空取物”的手,呆呆的躺在可心的怀里,又恢复到了那个安静乖巧的样子,看到他又恢复到了乖孩子,刚刚的一切仿佛没有发生过一样。

 正当我以为他要睡过去了,一切都要结束的时候,突然发现思建枕在可心胳膊上的脑袋竟然一点点的想着可心的身体靠了过去,原本思建只枕在可心胳膊中部的位置,他的脸颊离可心的身体还有不到十公分的距离,而他不断试探的轻轻挪动着脑袋,把那段距离不断的缩小。最后…他的脑袋终于枕到了可心胳膊的部,而他的脸、鼻子和嘴巴终于触碰到了可心的侧,虽然隔着衣服,但是他确确实实的接触到了。

 此时我的手攥的紧紧的,只是情况还没有那么遭,归结底,思建还是一个孩子,也是我今后的儿子,没办法,因为对于初恋女友凤君的一个承诺。而且,思建毕竟是半路来的,就当他是我和可心的亲生儿子吧,思建小时候没有吃到可心的,这样就当做是一种另类的补偿吧。母子以后朝夕相处,难免会有些身体上的接触,如果我在意的太多,估计后半生有的罪受了。想到了这些,我的心中才稍微好受一些。

 只是还没有等我想完,我就看到思建有了其他的动作,只见他的脸在可心的侧上轻轻的拱着,一只手却慢慢的伸到了自己的下,之后伸进了自己的裆里,不断的抚摸着自己早已经起的生殖器。这个臭小子,竟然开始手了?

 只是我猜错了,他只是抚摸一会自己的生殖器后,就把手了回来,之后把自己的脸靠的再近一些,就闭眼了,之后再没有醒过来。年轻人,觉多,折腾了这么久,他早就该困了。看着他把头深深的埋进可心的腋窝里,脸紧紧的拱在可心的侧上,心中的酸意还是无法散去。这个孩子这个姿势他不担心,等早上醒来可心发现后,她也不会在意,完全可以理解为孩子睡梦中不知不觉的靠近她,需求温暖,最后拱进了她的怀中,她绝对不会想到这是思建有意的。

 一直快进到早上,也没有其他的事情发生了。我关闭了视频,太阳,我的大脑开始仔细的思考着,站在旁观者的角度去思考,将心比心。其实细想想,思建这孩子的行为和思想,作为一个过来人我是可以理解的,话说我当年青春期的时候,在大街上看到漂亮、感的女人,谁不会偷看几眼?我当时的目光就是偷偷集中在女人丰部还有大腿上,而且如果我像思建一样,有这么一位没有血缘关系的靓女睡在我身边,我会坐怀不么?我也会,所以这些站在成人的角度去看,完全可以理解为一个青春期孩子的正常生理反应和好奇,最好需要人去好好引导一下。

 只是我该怎么告诉可心呢?难道我告诉可心,我不放心她和思建同,拿摄像机偷拍他们?看来我只能隐晦的说一声了,免得可心以后吃大亏,毕竟从今晚的录像来看,思建这个小子还没有那么大的胆子,还处在试探阶段,他在一点点的试探的进行,如果将来她可心睡觉很沉,那么可能就不会像昨晚这么简单了,很可能可心的嘴被他偷吻,可心的房被他偷摸,甚至扒开衣服偷看,甚至她的下体也避免不了。对于可心很了解的我相信,思建只要小心翼翼的进行这些动作和行为,可心是绝对不会醒过来的。

 原本打算看完视频就准备回家把摄像机取下来的,只是现在看来,摄像机还有继续放置偷拍的必要…

 好不容易熬到了晚间,我回到了家里,可心已经备好了晚饭,而思建仍然看着电视。仿佛每天下班后的情景都是这个样子的,只是我今晚看到思建,已经对他的想法大大的改变了,不为别的,这个孩子,我有些看不透。从他昨晚的表现来看,失去双亲对于他的打击似乎不是太大,不过也或许是我想多了,孩子嘛,想法简单,可能不会像大人那么自寻烦恼。对于孩子来说,烦心事来的快,去的也快。

 到了夜间,我躺在上,看着可心有些言又止,我该怎么告诉可心呢?如果不想出什么破绽,我最好是什么也不说,但是想到昨天晚上的视频,我又不免得担心和害怕,想到可心的身体被另一个“男人”亵渎,我的心就像吃了一颗苍蝇一样,非常的恶心,也还有一种异样的感觉,只是我还不知道这种异样的感觉到底是什么… m.8Mxs.Cc
上章 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