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 下章
 第二十七章

 “咚咚咚…”正当我以为自己的娇马上要被思建入失身的时候,我在视频中听到了一个让我欣喜若狂犹如救命稻草一样的声音。这个声音就是我回来的敲门声,我这个时候才有空看一眼电脑角落里的时间,这个时间就是二十多分钟以前。

 思建的股刚刚出来,正准备用手把自己已经起的大茎从睡中掏出来的时候,敲门声突然响起,思建一愣,停止了所有的动作,似乎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或者说是隔壁的敲门声。“咚咚咚…”我第二次敲门声响起,思建犹如惊弓之鸟一般快速穿上自己刚一半的睡,之后赶紧给可心穿上睡,给睡衣系上扣子,一切恢复原状,之后快速的往自己的卧室跑去,临走还不忘带上可心的房门,在这个过程中,思建显得十分的害怕,他就算再笨也知道是谁回来的,但是此时紧张的他不能也没有胆量给我开门,所以直接跑回卧室去躲避。

 一直到我自己拿出钥匙走进房间,看到这一切。我关闭了视频和电脑,之后重新看了一眼可心的嘴,可心的嘴已经被思建吻过了,我伸手把可心的睡衣和罩都解开,我看着可心的双头上思建的唾早已经干涸,这对粉红色的蓓蕾在几十分钟前刚被我自己收养的儿子品尝过,我低头靠近还能闻到一股淡淡的男口臭味。

 此时我不由得十分庆幸,幸亏今晚我及时赶了回来,要是我再晚回来几分钟,不,一分钟,可心可能就会被思建毫无阻隔的入了吧。我到底该不该把这份录像给可心看?就算可心看了,估计也会认为孩子处于青春期,有原谅的理由,会对思建进行教育,但是由于孩子年少的自尊心,可心也不会太过伤害孩子,只是以后会小心一些罢了,不给孩子机会。但是我可能就惨了,毕竟我竟然用监控来监视家里,可心或许可以原谅思建,但是会原谅我么?从昨晚的事件中,我知道可心最讨厌我怀疑她,不相信她。到底该怎么做?我陷入了抉择。

 我思考了一会后,晃了晃自己的脑袋,该睡觉了,我下了自己的衣服,今晚就和可心睡吧,希望明早她会原谅我,重归于好。等我掉自己的衣服准备换睡衣的时候,我竟然发现自己的茎又可的硬了,头又分泌了一些淡淡的粘。怎么回事?为什么看到思建亵渎自己心爱的子,自己会起?难道自己真的有变态的心理?

 我看了一眼可心的下半身,我伸手下了可心的睡和内,把可心摆成了我进门之前思建准备入可心前的可心的睡姿,让她侧躺面向着里侧,股保持着撅着的姿势。可心睡的真的很死,我这么摆她,她都没有醒过来,我没有思建那么胆怯,一切都是正常的动作和力度,这样可心都没有醒过来,对于可心睡觉的深沉,我也是很无语。

 “思建没有完成的,还是得由我这个正牌丈夫来…”我看了一眼关闭的房门,自从思建来了之后,可心一直没有和我亲热过,这次赶紧足一下自己,最好能让思建那小子听到,气气他,让他明白自己的位置和摆正自己的态度。我掉可心的内后,发现可心道口还残留有爱的,周围的粘粘的,而且我发现可心的竟然朝着同一个方向倒伏,正常女人的都是杂乱无章的,这就说明有一种的东西曾经挂扫过它们,所以它们才朝着同一个方向。这个时候我想起视频中,思建在可心的股沟见着,只是不知道思建的是可心的什么部位,现在看来,可心的道口、还有刚刚被思建品尝过了。

 想到了这些,我的十公分长的茎不由得起到最大,虽然我愿意承认,但是想到这些东西的时候,我确实容易起和兴奋。我学着思建刚才的样子,站在地上,由于我的身高,我得微微蜷着膝盖,头对准了上撅着股睡觉的可心,在可心不知道的情况下睡她,也看看我入的时候,可心会不会醒过来。

 “好温暖…好紧凑…好舒服…”随着我的茎慢慢的入可心滑的道,头和茎身传来这几种感受,可心睡梦中似乎有一些感觉,正轻轻的晃了晃脑袋和股,似乎在睡梦中适应这突然闯入自己体内的异物。我尽没入后,我的部和可心的部紧紧的抵在一起,不同的是,此时我是站立在边的,可心是侧身躺在上,我俩的体位形成了一个人形十字架。

 感受着可心道里的温热和紧凑,犹如一张小嘴紧紧的包裹着我的茎,可心此时显得有些不安静了,虽然还在睡梦中,她的手和脚开始微微的动着。“啪啪啪…”“吧唧吧唧吧唧…”随着体的碰撞声和润的摩擦声,我开始站在地上前后运动起来,不断的让自己的茎在可心的道里进进出出。

 “嗯嗯嗯…”可心开始在睡梦中呻,我一边和可心做,一边在心中幻想着。可心现在被我入都没有醒过来,刚刚如果被思建入,估计也不会醒过来,妈的,如果不是老子回来,自己的这个娇就被一个未成年的男孩采摘了。想着想着,自己的茎不由得变的更硬。

 随着我的送,可心的水越来越多,源源不断从她的中分泌出来,被我的茎带出,瓣上,之后滴落到单上。我和可心这次做没有任何的前戏,看来我还是借着思建的光,因为这个小子刚刚把可心已经拨的做好的媾的准备,所以我才能直接毫无前夕的进来,可心还会分泌这么多的润滑

 站在送了一会后,我感觉双腿有些酸麻,因为我现在由于身高的问题,是蜷缩着膝盖和双腿。我停止了送,之后拔出了已经漉漉的茎,之后爬上了,躺在可心的身后,之后把茎再次了进去。我一只手探到可心的前,不断着可心丰房,嘴在可心光滑如玉的后背上亲吻着。“啪啪啪…”我的部不断送着,撞击可心丰圆滑的瓣,整个卧室里充体的撞击声,我重的气声,还有可心粘人的呻声。我没有可以压抑自己,反而不由得把自己的送和撞击声发挥到最大。我希望此时思建能听到,让他知道谁才是可心的正牌丈夫,谁才是这个家的主人,谁才可以名正言顺的和可心媾做,他应该摆正自己作为孩子的位置,以后不要有什么非分之想。

 “啊…”睡梦中的可心终于来了第一次高,发出一声轻,如果她今晚不喝酒的话,估计早就醒过来了,不过即使喝酒了,高的刺也应该足以让她清醒。我一边继续送着,一边抬起了脑袋,我看着可心的脸颊。可心到达一次高后,脸上的五官不由得有一丝微微的扭曲,眉毛皱起又平复,慢慢的,可心睁开了自己充望的眼睛,只是此时她还在酒醉中,睡眼朦胧。她睁开眼睛后,轻轻的呻着,似乎正在理清现在的思绪,让自己从睡梦中转换到现实。

 “啊…”当可心终于已经有些清醒的视乎,她终于知道现在正在有人在她背后送着,一火热的茎正在她的送着着她。她这个时候或许才想起,自己在睡着之前,自己的丈夫没有回家,而自己也是因为丈夫没有回家才喝酒的。丈夫既然没有回来,那么现在在背后干她的人是谁?所以可心才会发出这么一声惊呼。看到这些,我不由得玩心大起,我赶紧把脑袋躺回到上,一只手抱着可心,另一只手扶着可心的脑袋,不让她转过来,借着这股刺,我更加在可心后面卖力的干着她,房间里“啪啪啪…”的体撞击声更加清脆和响亮了。

 “啊…唔…”可心此时背对着我,根本看不到背后的人是谁,她想挣扎起来,只是因为酒醉还有正在处于爱中,她根本提不起多少的力气。此时她或许知道,这个房子里只有她和思建,所以她或许把背后的我当成了思建,所以她想张嘴惊呼,但是刚刚叫出来,就被我用手捂住了。

 可心被我捂住嘴,锢住身体和头部,不停的在我的身体里挣扎着,不断的前后摆动着部,看样子是想把我的茎从道里面退出来。结果她不断的挣扎,不断的摆动着部,反而像是在配合我,我不断的也前后撅动股干着可心,她挣扎,我送,我俩无意中竟然形成了一种花样的

 慢慢的,可心的挣扎越来越小,我感觉到自己捂住可心的那只手上有一些的东西,紧接着,我听到可心的身体竟然一下一下的颤抖着,我赶紧一看,原来可心竟然哭了。或许她知道,自己今晚已经无力反抗,自己被自己的养子给了,自己最终还是失身了。看着可心那伤心的样子,我心中不免得闪过一丝温暖和欣慰。我刚刚这么做,玩刺是一部分,另一个原因,就是像看看可心如果误以为被自己心爱的儿子污,她会是什么反应,会是放弃抵抗享受,还是会伤心绝,现在看来,可心是第二种。

 “老婆…你怎么哭了?”我不由得停止了送,松开了捂住可心的那只手,重新抬起了脑袋,把嘴贴在可心的脸蛋上。听到我的话语后,可心突然停止了哭泣,眼中带着一丝不可思议,她赶紧转头和我对视着,娇媚的脸颊上此时梨花带雨。

 “你什么时候回来啊?啊…你这个混蛋…”此时可心背对着我,想回手拍打我,只是却够不到我,不由得显得气急败坏,或许此时的她还没有消气,再加上刚刚被我戏,此时更是气上加气。

 “你放开我,把你的脏东西拔出去,你这个混蛋,你这个狠心的东西…呜…”可心不断的挣扎着,只是相比于刚刚的挣扎,这次挣扎的很小很小,显示出她此时内心的不坚决,她心中毕竟还是爱我的,爱之深责之切嘛。

 “嘘…小声点,思建还在那屋呢…”我这句话似乎很管用,正在挣扎的可心此时停止了挣扎,脸上闪过了一丝尴尬,或许她这个时候才想起来思建也在家,而且刚刚自己的那句话可能会被思建听到,她的小脸不由得更加的羞红。

 “啪啪啪…”趁着可心发呆,我不由得再次在可心的身后送起来,茎不断的在可心的道里进进出出,随着时间的推移,可心开始出现了呻,或许憋了许久,她不断的微微向后撅着部,想让我的的更深一些,感觉到可心的配合,我知道这次爱就是我俩重归于好的起点,我不由得更加卖力起来,整个卧室中重新弥漫了爱情的… m.8MXs.Cc
上章 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