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 下章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渐渐的已经过去了十分钟,可心仍然在哭泣着,只是哭泣声已经小了很多,思建就那么趴在可心的背上,茎仍然在可心的道中,思建此时知道自己做错了事情,后已经清醒了好多,他此时什么都不能做,只能等待着,等待着可心的狂风暴雨。

 “你从我背上滚下去…”过了一会后,可心停止了哭泣,看起来已经接受了被自己的养子内失身的事实。她睁开已经有一丝红肿的眼睛,语气有些冰冷的说道。

 “妈妈,对不起哦…”思建思考了许久,只能怯生生的说出这么几个字,因为他的口才不怎么样,实在无法说出其他的话语。

 “我不是你妈妈,你不是我儿子,你这个混蛋…”可心听到了思建叫她的那声妈妈,突然全身一颤,之后转头眼神冰冷的紧紧盯着思建,咬牙切齿的说出了这么几句话,语气显得十分的绝情。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可心这个样子,从来也没有看到她如此的生气过。

 “妈妈…”思建的脸上闪过一丝悲伤,带着一丝楚楚可怜,似乎又想拿出自己的“杀手锏”来让可心同情。

 “住口,别叫我妈妈,把你恶心的脏东西拔出去…”思建刚刚叫出妈妈,就被可心无情的打断了,之后冲着思建吼道,此时的可心似乎已经失去了理智。自己突然失身,这件事情对于可心的触动很大,她现在没有疯掉已经很好了,虽然她曾经对于思建也动心过,但是事情进展的绝对没有那么快,思建太过心急,竟然把可心*了…

 “我再说最后一次,把你恶心的脏东西拔出去…”此时的思建因为可心的话语已经傻掉了,他没有想到可心的反应会这么大,而且如此的绝情,此时的他表情十分的复杂。感觉到思建的茎仍然深深的在自己的道中,可心不得不再次说道,语气中的冰冷预示着此时的可心恨不得把思建杀了。

 思建显得十分的悲伤,他默默的叹了一口气,之后起身用两条手臂撑着地面,撑起了自己的下半身,两条腿跪在可心的身体两侧。他慢慢的抬起了自己的部,部的离开了可心的瓣,随之而来的是他部中间连接的那已经重新在可心起的茎。这个时候我才看清楚在可心道里的那丑陋无比的脏东西的状态。

 只见那茎上面青筋环绕,仿佛无数蚯蚓盘绕在茎身上。茎的茎身显得十分的黝黑,比思建身上的肤更深一些,茎微微有一丝上翘的弧度。茎一寸一寸的从可心的道中出,随之被带出一滴滴白色的。不得不说,思建的真的很浓,沾染着茎,让他的茎显得黑白相见。可心的随着茎的不断出而外翻着,出后,淌到她的道口,之后顺着道口沾染了她全部的。虽然可心已经转回了头部,但是我看到她随着思建不断茎,她不断轻轻咬着银牙,双手扶住地板攥着拳头,全身极力控制着,但是还是能看出正在微微的颤抖,仿佛从她体内出的不是一,而是一把带血的刀子。

 当思建把出到只剩头的时候,可心的道口挣到了最大“啊…”道口不断被撑大,可见思建的巨大头正在努力从可心的道里面“逃”可心猝不及防,发出了一声轻。但是这声轻却“唤醒”了正在伤心中的思建,思建这个时候才注意到,自己现在只剩头还在里面,如果自己部在往后挪一寸,估计头就会被可心的道挤出。正在这个时候,思建脸上的表情不断的变换着,可心的身体让他感觉到舒,但是可心的话语让他感觉到十分的伤心。如果现在自己就这么退出去,以后自己不知道还是否会有这么绝佳的机会,也有可能等我这个丈夫回家后,可心告诉我,而我把他扫地出门。一切的一切都有可能发生,而且由于思建是童子身,刚入就了,他根本没有时间去好好享受可心这个女人的身体。

 思建停止了出的动作,只留下巨大的头镶嵌在可心的之中,此时沾浓浓的茎身暴在空气中,以我目测来说,不算头的话,思建的茎就已经超过20公分了,而且光茎的茎身都比我的壮。上天给非洲黑人相对笨拙的大脑,但是却给了他们强壮的身体和耐力,或许这就是有舍有得吧…

 正在等待着思建完全出的可心,此时睁开了眼睛,她感觉到自己道内虽然空虚了很多,但是貌似还有一个大大的椭圆形东西,她不由得想回头看一眼思建。现在的她从高的余韵中解出来,剩下的只有气愤。“啊…哈…”可心还没有来得及转头,她就下一子用双手撑起了上半身,头部一下子扬起,红张开发出了一声高昂的叫声。紧随其后的是一声清脆的声音—“啪”原来思建思考了良久后,似乎决定破罐子破摔,他咬了咬牙,显示出了一丝狠劲,反正干都干了,干一次是死,干两次也是死,就算死,他也要在死之前享受个够。所以在最后时刻,他爆发出自己的力气,把部用力的送回去,随之而来的让自己的茎再次入到可心的道深处。思建的这一很快,用力也很猛,部再次和可心的瓣撞击在一起,发出一声脆响。可心猝不及防,外加上思建茎的大,直接让可心叫了出来。那声叫声中有疼痛、难受,也有一丝舒

 “啪啪啪啪…”思建重新尽没入可心后,没有丝毫的停顿,双手撑出地板,不断耸动自己的部开始用力的着可心,那茎不断的在可心的道里进进出出,可心的随着思建的送不断的来回翻滚着。思建的茎此时就像一器,不断的把可心道内的不断出送回,部撞击着可心的瓣发出“啪啪啪”的撞击声。

 “啊啊啊啊…你…啊啊啊啊…”可心此时那受得了思建如此壮硕的茎,那茎让自己的道犹如处女开苞一般,把自己的道撑的大大的,此时她的道犹如火烧一般,同时也传来阵阵的快。她没有想到思建竟然“不守信用”竟然突然反悔,用力的在后面她。她此时就像一叶扁舟,在大海中被狂风吹动摇曳着,随时有翻船的危险。思建在后面的十分卖力,几乎每次都尽没入,干的可心根本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语。

 可心此时在承受思建狂风暴雨般干的同时,开始用双手抓住地板,之后全身用力向前趴着,她此时就像一只受伤的小鸟,翅膀已经不能飞翔,只能用一双翅膀支撑着自己受伤的身体,慢慢在地上爬行着。可心一点点的向前挪动着身体,想主动的把在她体内不断送的恶心巨无霸从体内出来。只是思建这个恶魔此时根本不想放过她,他从部不断狠砸着可心的股,每次股砸到可心的瓣上,都会让可心向前趴的动作停顿一下,同时思建也会随之挪动着膝盖,用膝盖追随着可心挪动的身体。

 此时的可心真的像一位被*的美女,她不断的在地上趴着,想逃离思建的魔掌,她疯狂的叫着,因为此时的她或许没有体会到多少的快,有的只是内心的抵触,还有思建巨大的尺寸给她带来的疼痛。而思建一直追随着可心,一边追随一边着可心。此时的思建就像一位骑士,可心就是一匹战马,此时思建紧紧的骑在可心身上,而下面的战马不断疯狂的狂奔,骑士骑在战马的身上威风凛凛的飞驰着。

 虽然可心这么慢慢向前趴不能摆思建的控制和强暴,但是无疑会打思建送的频率,每次思建追随可心的时候,为了保证茎不被可心出,他不得不得暂停送,追赶上可心。思建骑着可心在地板上“狂奔”了一圈后,思建似乎想到了另一个办法,他松开自己支撑地板的双臂,之后整具身体都趴伏在可心的背上,同时双腿也住可心不断挣扎的双腿上。这样,思建的整具身体完全离地板的接触,整具身体都完整的在可心的身体上。此时可心被思建的死死的,思建趴好之后,开始用力耸动着自己的部,茎不断的在可心的道里进进出出。

 虽然身上承受着思建全部的体重,但是可心没有放弃,她一边大声的叫着,一边继续挪动着身体,只是这次身上了思建全部的体重,可心一边承受着思建的强暴,一边继续爬行着。思建此时终于解放了,他任由可心爬行着,他此时彻底成为了一个骑士,任由自己的战马驮着自己。他的嘴在可心的后背和后颈上来回的亲吻着,同时双手扶住可心的肩膀保持着平衡,可心的肩膀和脖子上不断的被思建出一个个吻痕。

 可心就那么驮思建又在地上“狂奔”了一圈,只是她已经没有了力气,刚刚她几乎爆发出了自己全部的体力,竟然能够驮着思建这样的男孩体重在地上爬行这么久,要知道,这在平时,身体苗条的可心是做不到的。她的挣扎已经够大够多了,只怪思建太聪明,太强壮,天时地利人和,全部都偏向了思建。

 可心知道自己已经在劫难逃,此时已经没有一丝力气的她,终于放弃了抵抗,可能是暂时放弃了抵抗恢复体力,也可能是今晚都不会再反抗…

 感觉到可心终于安静了下来,思建开始更加卖力的送起来,大腿和部不断撞击着可心的身体,发出一阵阵“啪啪啪”的撞击声,此时可心的瓣已经被撞击的通红,而且似乎可心的身体已经适应了这入进自己体内的陌生人,虽然可心不愿意承认,但是身体已经出卖了她。每次思建的出的时候,带出的不仅仅的,更多的是一股股清澈的水,而这些水绝不是思建分泌的。

 “啊啊啊啊…你…啊啊啊啊…”可心或许不想自己在思建面前呻,但是思建的狂暴和壮,让她根本无法保持矜持和安静,她无数次的想说什么,只是被思建的狂暴所打断,每次刚说出一个“你”字,后面的话语往往就被“ 啊啊啊”的呻声所取代,此时能够正常的呼吸对于可心来说都是一种奢望… M.8MXs.Cc
上章 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