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 下章
 思建一言不发,他不知道怎么安慰可心,他虽然了,但是茎依然坚,可心安静的把思建当做人,躺在上面哭泣着。此时可心的部还与思建的茎触碰在一起,刚刚思建还是无法避免的沾染到了可心部一些,只是没有进去罢了。俩人就这么重叠在一起大约十分钟后,可心终于停止了哭泣,她用手擦了擦眼角,之后从思建身上起来,赤着身体往屋外走去,此时可心的身上布了汗珠,显得晶莹剔透,部的还带着刚刚摩擦产生的白色泡沫。

 可心一言不发的走到浴室,之后开始洗澡,她洗的很安静,她的表情也很安静,但是颤抖的双手和身体透着她此时内心的不平静。可心此时强忍着,洗着洗着她还是忍不住哭泣了起来,这次虽然没有入,但也算是一种另类的了,而且是她主动的,无论怎么说,她已经有了背叛丈夫的一个开始。可心一边流泪一边洗澡,花洒留下的水混合着她的眼泪在她的全身淌。

 而另一边,思建还在仰躺躺着,看着自己沾染可心和自己爱的混合体的茎,看着自己对面墙壁上的,想象着刚刚的情,他的茎竟然还没有软下去,不愧是年轻人,身体精力如此的旺盛。思建此时眼中也极为复杂,他一边很高兴,因为他以后终于可以得到可心的身体,虽然不算,但是毕竟是一个好的开始,谁知道以后会不会发生意外?同时他也有一丝忧伤,因为可心的忧伤而忧伤,他是真的在乎可心。他从小家庭就不是很幸福,又失去了父母,现在可心给了他母爱,没有任何企图的关怀,又给了他初恋的爱情,所以他是真真切切的在乎可心。

 可心在浴室洗了大约半个小时,擦干身体后她回到卧室取了一套新的内衣和睡衣,穿好后拿着使劲和纸巾来到思建的房间。她进门后看到思建仍然着生殖器躺在上,她的目光躲闪了一下,似乎第一眼还是有些害羞和不忍直视,但是躲闪了一下后,就摆正了目光。可心眼中还有一丝泪光,只是没有下来,她站在边,没有看思建的脸庞。思建倒是没有不好意思的看着可心,可心站到边后,伸出颤抖的手捏住了思建依然茎,之后用另一只手拿着巾开始给思建擦拭着。她知道思建不会照顾自己,可能连茎都懒得清洗,所以可心为了思建的健康还是怀着复杂的心情给思建清理着茎。

 思建看着可心给他认真的擦拭茎,眼中的感情愈来愈浓厚,可心越这么对他,他对于可心的占有就更加的强烈。虽然思建在极力控制,但是可心捏着他的茎,巾擦拭在茎上凉凉的感觉,还是让思建忍不住再次起了几分。可心感觉到茎在手里跳动和抬头,她的动作暂停了一下,深一口气之后继续给思建擦拭。把思建的茎擦拭干净了,就继续把思建的囊清理干净。完成一切后,可心暗暗的松了一口气,好像完成了一个很难完成的工作一般。

 可心给思建清理完茎后,就拿过被子给思建盖上,她对于思建的感情还完全是亲情,是母亲对于儿子的疼爱,从她这些关心的小动作就可以看的出来。给思建盖好被子后,她慢慢的爬上,之后开始擦拭单上和墙壁上的,可心再用了不知道多少的纸巾和巾后,总算把擦拭完毕了,只是还有一些细微的痕迹,思建的很浓,浪费了很多的纸巾。

 可心完一切后,把所有的纸巾扔到垃圾桶里,足足有半个垃圾桶,之后把垃圾桶的塑料袋系好。可心随手捡起了扔在上和地方的旧内衣和睡衣,拎起了垃圾桶里的垃圾袋,慢慢的向着房间外走去。思建看着可心的背影,眼中带着浓浓的不舍,他想让可心陪着他睡觉,但是无法张口,因为他知道可心现在的心情十分的复杂。房灯关闭了,思建的房间重新陷入了黑暗。

 可心走出房间后,把垃圾袋扔在门口,之后把旧的睡衣和内衣扔进了洗衣机里。可心回到房间后,一夜无眠,而思建得到足后,不一会就沉沉的睡了过去。到了第二天早上,可心带着憔悴的面容起,她几乎一夜没睡,她化了好久的妆,把自己的倦容掩盖起来,做好了早饭后,还没有等可心去敲门,思建就很意外的自己起出来了,他打着哈欠到卫生间洗漱,显得十分的乖巧。俩人显得很安静,吃完早饭后,等可心拿着包包出来的时候,思建已经背好书包等着可心了。看到思建乖巧的样子,可心的表情稍微好看了一些。

 俩人到了门口,思建主动拎起了昨晚的那个垃圾袋,可心看到思建拎起那个垃圾袋,俏脸还是忍不住红了一下,昨晚的事情仿佛历历在目。可心和思建走出房门,随着房门的关闭,整个家都陷入了安静,而我坐在电脑前终于松了一口气。

 如果说,在我回家之前,俩人一直是这样的关系,这样的摩擦,我忍一忍还是可以忍过去的,毕竟我是真的爱可心,也真的爱这个家。可心陪我度过了人生中最落魄最无助的时光,她一直在我身边陪伴我,支持我,从来没有想过放弃我,哪怕出一丝的嫌弃。她爱我,我爱她,她就是我生命中的一部分,我为了她甚至可以付出自己的生命都毫不在意。也是基于此,我不知道有没有胆量继续看下面的视频,因为我害怕可心主动沉沦,彻底背叛我的画面。但是作为记者,好奇心很重,而且我又那么在乎可心,虽然心中恐惧,但是又忍不住一定要追查事情的真相,所以我深一口气,喝了一口苦苦的绿茶,继续点着鼠标的快进。

 到了晚上的时候,可心和思建走入了家门,可心还是显得比较安静,但是和早上相比要好了很多。到家之后,思建颠的主动写作业去了,而可心坐着晚饭。吃饭的时候,可心一边吃饭,一边给思建夹菜,一直以来可心已经养成了吃饭给思建夹菜的习惯了。思建心情好了,吃饭狼虎咽的,可心给思建夹菜的时候,看着思建狼虎咽的样子,眼中还是闪过了一丝柔情,无论怎么样,面前的这个男孩可能是自己一生唯一的儿子,虽然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但是目前做不成母亲的可心,已经把所有的母爱投入到了思建的身上。可心看着思建,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眼中又闪过了一丝慌乱,更有一丝恐惧,也有一丝娇羞,而且貌似还有一丝隐隐的期待。

 吃过了晚饭,可心收拾着家务,思建继续写着作业,只是思建写作业的时候貌似不是很专心,时不时的回头看着房门,听着门外的声音,很盼望可心能早点进来帮他辅导作业,然后…可心收拾完家务后,回到了卧室,她换好了睡衣,换的时间很慢,似乎尽量拖延去思建房间的时间一般。可是就算做的再慢,事情也总有昨晚的一天,可心换好了保守的睡衣后,之后从包里拿出了一个东西,由于可心没有开灯,那个东西又小,我没有看清楚那个东西是什么,可心把那个东西放进了自己的罩挤出的沟之中,因为她的睡衣没有口袋,实在没有放的地方。准备好一切后,可心慢慢的来到了思建的房间。

 正在心不在焉写作业焦急等待的思建,听到了开门声,瞬间激动了起来,只是背对着可心的思建没有让可心看到。可心脸色有一丝红晕,慢慢的来到的思建身边,之后坐在了思建的上,可心拿过思建的作业,看的很认真。可心至少现在的一切都是为了孩子的学习,所以思建的学业是重中之重,至少可心认为自己的付出是不是有价值。可心看的很认真,过了一会后可心放下了作业,显得十分的满意。当思建收拾好一切后,思建转头看到了表情十分复杂的可心。

 “思建,你休息一晚好不好?这样很伤身体的…”可心看着思建期待的眼神,显得有些心虚,但是还是苦口婆心的拒绝了一下,事实上可心说的也是事实,思建正在成长发育期,如果长时间的爱肯定会影响身体发育的。可心也不敢拒绝的太坚决,毕竟她还不容易把思建从叛逆的边缘拉了回来,如果一切回到原点,她的牺牲岂不是白费了,所以可心用了商量的语气。

 思建听了之后显得十分的不情愿,他没有张口拒绝,但是很坚决的摇了摇头,而且眼中似乎又带了一丝生气,毕竟可心昨晚做的事情已经让他尽量勉强接受了,入不算入,做不算做的,可心在顾念着他,在他看来也在尽量的迁就可心。看到思建坚决的摇头后,可心叹了一口气,显得十分的无奈。

 “上吧…”可心说了这三个字,但是语气中任谁都能听出十分的不情愿。思建听到这句话后,颠的爬上了,他坐在上不知道该怎么办,难道像昨晚一样躺在上?但是看到思建昨晚的表情可以预想,他根本不喜欢这种被动的姿势,而且他不确定可心今天是不是会和他玩什么新花样,所以他坐在上等待着。

 可心慢慢的把他推倒,让他躺在上,思建不情愿的躺在上,等待着。可心叹了一口气之后,慢慢的解开了自己前的纽扣,睡衣被慢慢的解开了,只是可心并没有把睡衣完全下,她只把睡衣解开了一半,但是一半也足够了,因为可心的罩和带着深深沟的球已经完全了出来。这种惑和完全光了还不一样,这种半遮半掩、犹如琵琶半遮面的场景,反而让躺在上的思建眼前一亮。

 可心全身穿着完整的睡衣,就是睡衣前面开了一半,出深深的沟和罩,这种惑十分的特别,保守带着开放,矜持带着惑,这种强烈的反差和矛盾之美,不是思建这种还算是初哥的男孩可以抵抗的。可心还没有完全光,思建的茎就开始起了,还未下的睡裆部顶起一个高高的帐篷… m.8mxS.Cc
上章 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