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 下章
 可心疑惑的看了一会思建,不一会就想通了事情的原由,只是她咬了咬自己的下,显得十分的纠结。她的脸上闪过了一丝犹豫,或许不确定自己该下哪种决定,但是她纠结了一会后,脸上就被一丝坚定取代。她有些颓然的从思建身上翻身下来,之后面对着思建跪坐在上,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只能带着一丝焦急看着气鼓鼓的思建。

 “思建,不要妈妈好么?妈妈真的已经很努力了,而且放下了很多的尊严,请保留妈妈最后一丝尊严好不好?”可心看了思建好一会后,终于慢慢的说出了这番话,希望思建能够退让一步,让她能够好受一些,这句话中充了祈求的意味。

 “哼…”可心的话语没有换来思建的心软,他微微哼了一下,把脸不由得往可心相反的方向转的更大一些,似乎连可心的余光都不愿意看到,根本不买可心的帐。

 看到思建的样子,可心此时终于崩溃了,她低下了头无声哭泣了起来,滚烫的热泪从眼睛出滴落到自己前丰房上,之后积攒到一定程度后,又从自己的房上滑落到跪坐的大腿上。此时的可心哭的很伤心,但是看的出来,可心哭泣不是做作,也不是故意给思建看的,而是压抑了这么久,把心里所有的伤心全部发了出来。思建偷偷的用眼睛瞄了一眼可心,眼中闪过了一丝心疼,但是犹豫了几下后,就把自己的眼睛闭了起来,不想看到可心哭泣的样子,同时用双手把自己的耳朵堵起来。

 可心自然看到了思建的这个样子,她眼中闪过了一丝决然,自己付出了这么多,思建竟然这么对自己,或许可心认为思建眼中只有对她身体的望,对她根本没有多少母爱之情,可心不由得停止了哭泣,她漠然的回身,之后坐在了边,慢慢的拿起了上被思建刚刚下的内衣和睡衣,她穿的很慢,仿佛绝望失去了所有的信念。用了大约两分钟后,可心穿好了衣服,就和刚进来的时候一模一样,只是现在的可心头发有些散,泪眼朦胧,显得十分的伤心和憔悴。

 这个过程中,思建一直强忍着不让自己睁眼和松开耳朵,所以他虽然听到了一些异响,但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他或许还在以为可行正在犹豫,或许他还在等待着接下来的情之夜,或许他还在等待着可心接下来的妥协。只是他错了,可心穿好衣服后,木然的走出了房间,临走之前还不忘记把思建的房灯关闭。

 思建虽然闭着眼睛,但是人的眼皮很薄,闭眼也可以感受到一部分光线,当可心闭灯后,房间陷入了黑暗,闭眼的思建也感觉到了。当可心闭灯走出房间后,思建才睁开眼睛,只是睁开眼睛后,思建傻眼了,房间已经空空如也,上只散落着他自己的内和睡衣,可心和随身衣服都已经消失不见了,仿佛可心根本没有来过一般,思建呆愣了好久才察觉发生了什么。他赶紧竖着耳朵听着卧室外的声音,他或许还在期盼着可心只是解手去了,马上还会回到他的卧室和他温存,只是他等了很久,可心都没有回来,整个房子陷入了安静之中,思建最后终于意识到发生了什么,自己的太紧了,玩的太过分了,终于突破了可心的底线,可心已经放弃了,思建犹如失去了所有的体力“噗通…”一声躺在了上,眼中充了懊悔,自己得寸进尺,现在终于品尝到了苦果,什么都没有了。

 俩人此时的感觉是复杂的,不约而同的都是伤感,但是在我的心中,却感觉到无比的畅快,原本我以为可心带上避孕套是要和思建做,最轻的也是口吧,没有想到事情会发现到这样一步,这种情景我是最愿意看到的。我心中顿时轻松了不少,我点燃了一烟,尼古丁遍我的全身,全身的疲惫顿时消失了不少,甚至我此时感觉到自己的肚子有些饿了。虽然我不知道视频里情景的后续发展,但是目前的情景给了我不少安慰。我打电话让酒店给我准备了一份丰盛的午饭,一会酒店就会送到卧室来。我着烟,等待午饭,继续看着视频,从昨晚开始自己的神经一直紧绷着,现在终于能稍微放松下了。

 另一边,可心木然的回到自己的卧室后,就坐在边傻傻的发愣,坐了一会后她拿出了自己的手机,之后给我打了一个电话,结果显示的还是关机,可心虽然伤心但是却没有太多的惊讶,似乎我的关机早已经是她意料之中。可心放下了手机,但是却打开了手机的屏保,背景图片是思建刚到我家不久,我们一家三口照的一张照片。照片中,思建显得有些拘谨,也有些不开心,毕竟刚到我家不久,还不是很适应。我有一丝微笑,但是笑的不是很自然,因为心中对于收养思建还是有一丝不情愿吧,所以照片中自己的笑容算是挤出来的。照片中笑的最自然的莫过于可心,自己终于有了儿子,久违的母爱有了依托,可心显得十分的开心,所以照片中可心无疑是最开心的一位。

 可心看着照片,看的很深情,只是犹豫手机屏幕太小,我不知道可心看的是思建还是我,总而言之眼神很复杂,愧疚、忧伤、无奈更带有一丝恐惧。可心看了一会后,就放下了自己的手机,之后转身躺回到了自己的上,她没有直接躺在上,而是上半身依靠着板,就那么坐在上,眼睛看向了窗外,此时可心的窗帘没有拉上,她透过窗子看着窗外的夜空,眼中闪过了很多,有回忆,有快乐,有忧伤,更多的是迷茫和无助。

 而另一边,思建躺在上辗转反侧,他此时有些后悔了,她不知道可心只是今晚这样,还是以后都这个样子,可心是不是彻底放弃他了,他意识到自己玩大了,无数次他坐起身子来,想要下,看样子他是想出门到可心的卧室去,去安慰?去道歉?只是如果去道歉,就意味着向可心妥协,以后自己还会有吃么?所以思建纠结的就在这里。

 正在思建还在纠结的时候,可心的眼中转过了无数复杂的情绪,最后似乎想通了什么,眼中虽然迷茫,但是有了一丝坚定。可心慢慢的下,慢慢的往门口走去。本来刚完烟,准备扔掉烟头的我,此时看到可心下走向门口,顿时再次紧张起来了,难道可心想通了?难道刚刚经过思考准备妥协了?此时我扔掉了烟头,准备重新带上耳麦,但是还没有等我带上耳麦,可心就走到了门口,她伸出了手,正当我以为她要按下门把手开门的时候,她却出乎意料的把手放到了门锁上。“咔…”随着一声轻响,可心竟然把门反锁了,反锁完之后她就再次躺回了上。

 此时的可心对于思建还是有一些了解的,或许她害怕一会思建会反悔来找她道歉,也害怕思建会不会疯狂的再次来强暴她,总而言之,她用这道小小的门锁把自己和思建彻底的隔离开了,至少在今夜。可心躺在上,背对着房门,她虽然闭着眼睛,但是偶尔还会有几滴清泪挤过她紧闭的眼皮而出,掠过鼻梁而落到单上。可心做出今晚的举动,或许是思建的态度让她彻底心寒了,也是让她彻底崩溃了,一切的一切,都已经突破了她自己的忍受限度。

 接下来的情况果然不出可心所料,当一切陷入安静后,我把鼠标点着快进,当时间过了不到两个小时后,思建终于无法安份了,他知道可心真的是生气或者伤心了。他纠结了很久后,从上跳下之后打开房门走了出去。当他来到可心的房门口的时候,他纠结了很久,但是最后还是用手敲了敲门,声音很轻,或许他也知道可心此时没有睡着吧。思建敲了几下后,可心的房门没有打开,甚至没有一丝的声音传出,思建不得不再次敲了几下房门,但是依然没有声音传出来,最后思建直接把手放在门把手上,但是当他下门把手的时候,却发现房门被反锁了。眼前的一幕,似曾相识,曾几何时,可心也是这样敲思建的房门,却被思建拒之门外了,没有想到相隔没有多久,这一幕竟然在俩人的身上反转了。

 思建不会担心可心寻短见,毕竟这件事情不是什么大事,任何人都犯不上去寻思,所以思建没有什么担心的,只是眼中带着恐惧和失望,他终于知道自己玩大了,这次闯的祸可不小。当发现房门反锁后,思建不得不再次敲了几下门,力度不由得增大了不少,敲门的回声在整个房子中回响,但是最终里面只传来了几声可心翻身的声音,还有垫的咯吱声,思建听到了里面传来的细微声音,他也知道可心确实没有睡着,也知道他就在门口,但是却没有过来给他开门。思建准备再次敲门的时候,手指却在离房门还有几厘米的地方停住了,思建举着手指犹豫了很久,最后颓然的放下了手,他叹了一口气,知道可心今晚不可能出来见他,于是他就慢慢的走回了自己的卧室。

 正在卧室里的可心,听到思建敲门的时候,她也犹豫了一会,思考到底该不该给思建开门,但是她却不确定,如果思建是来和她沟通或者道歉的,她自己愿意给他开门,但是万一此时兽大发,可心就不愿意给他开门,最后可心犹豫了很久,咬牙坚持了下来,直到最后也没有给思建开门。

 一夜无话,对于今晚的俩人,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就是不知道早上起来的俩人会怎么面对彼此,到底俩人之间谁会第一个妥协。如果思建妥协,他会不会放弃今后对于可心亵渎的想法?如果可心妥协,她会不会愿意让思建入?哪怕是带套入?如果思建和可心都不妥协,第二天早上,思建还会不会继续乖乖的去上学?他这招百试百灵的放赖绝招再次用出来的时候,可心还会不会再次中招?

 带着一堆的疑问和好奇,我把视频的时间快进到了第二天早上,也就是正常可心起的时间… M.8mXS.cC
上章 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