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 下章
 难道是隔壁的邻居忘记带锁匙了?不对呀,此时我不由的想到一个人,那就是我的儿子“失踪”了整整两年的思建,只是这个人不像啊,虽然看不到脸,但是身材太魁梧了,身材比思建还要大,到底是谁呢?此时他就坐在楼梯口,挡住了去路,我和可心根本无路可走。

 “朋友,醒一醒…”

 此时我不得不上前去推了推他,但是却没有推醒,没有任何的反应,只是鼾声似乎比以前还大。

 “朋友,醒一醒,睡在这里会著凉的…”

 这次我不由得加大了点力气,但是似乎用力过大,他本来抱着双膝保持著平衡,我这一推他差点侧面摔倒在地上。

 “哎呦…FuckYou…Whopushme?”正在这个时候,那个男人迅速反应过来,站起身子低头目视著我,眼中带着怒火。

 本来认为这个男人很高大,但是站起来之后,我才发现,我低估了他,他比我高了一个头,而且他本来站在台阶的上方,所以显得比我更高了。

 他说的英语我能够听懂,毕竟我是记者,经常去国外,英文可以达到当翻译的水准,他刚说的是:干你,谁推我?当看清楚他的面容的时候,我和可心都呆立在当场,而那个男人也呆住了。

 这个男人不是別人,是思建,虽然他的身材变了,但是长相没有太多的变化,只是变得更加成了,脸上还长了胡子,这一点我不意外,毕竟我就是连胡子,每天都得刮胡子。

 两年不见,他长高了,长大了,成了,脸上已经看不到青涩和幼稚,一股男人的气息铺面而来,是那么的刚…

 “爸…是…你们…对…对不起…我不知道…我等了很久…很久了…“

 对面的思建最先反应过来,只见他赶紧走下楼梯,脸上带着笑容,或许是在国外呆得太久了,他说的中文有些断断续续的,这是正常的,需要在适应一段时间就可以恢复了。

 “思建,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你怎么睡在这里?”此时我心中是复杂的,心中自然有欣喜,毕竟是我自己的亲生骨,无数个夜晚,在梦里都会闪现思建的影子,但是内心还是有些惧怕,毕竟那些阴影可能一辈子都无法消除。

 “我…回来一个…一个多小时了…我的锁匙…打开…不是…打不开房门”

 思建似乎很着急,手中还拿着锁匙。

 这个时候我一拍脑门,在半年前,门锁刚刚换过,因为丟了锁匙,为了安全,就把门锁换了。

 看来思建在门口等了一个多小时,从美国回来需要坐几个小时的飞机,思建太累了,就在门口睡觉了。

 “赶紧进屋…”

 我赶紧掠过思建的身边打开了房门,之后回头让思建进屋,而思建提著行李箱子走了进来,而此时可心还傻傻的站在原地,目光一直停留在思建身上,眼中含着泪光,如果不是她控制,或许眼泪已经下来了。

 看到我看到她,她才慌乱的走上楼梯,用手臂点了一下眼角,不过我心中没有怪她的意思,毕竟这么多年没有见面了,我的鼻子也有些发酸,两年的时间,冲淡了很多的东西,包括那些伤痕…

 “吃饭没呢?”

 进屋后,我对这思建说道,我和可心吃过了,不知道思建有没有吃。

 “飞机…吃了…”

 思建回答道,在飞机上吃了飞机餐。

 “可心,準备点饭吧…”

 我对着可心说道,可心点了点头,最后看了一眼思建。

 在厨房做饭的可心,时不时的擦一下眼角,虽然她是背对着我,但是我能够感受到。

 和思建聊了一会后,我终于了解了一个大概,两年前,他从家里离开后,思建又跟随医生团队接受了两个月的治疗后,就被冷冰霜送去了美国,在美国接受了西方的教育。

 这一次他放了长假,所以回国来看看我们。

 他以前放假的时候,都会在美国打工挣钱,按照冷冰霜和他自己的要求,他慢慢学会了自立,自己打工来补贴学费,从他的言谈举止中,我感觉到他真的长大了,真的正常了,他侃侃而谈,虽然还是以前的模样,但是已经不是以前的气质和言谈举止了。

 “思建,你怎么会说脏话?”

 聊到最后的时候,我和思建的关系亲密了很多,我不由得问道,因为我不是一个喜欢说脏话的人,当然不喜欢自己的儿子也一样。

 “对不起,我不知道是你。我之…所以会说脏话也是迫不…得已,你知道吗?在国外,我这种外国人是很受…欺负的,那些本地学生总是…欺生,所以我就学会了骂人,甚至还有打架,没有办法,我得保护自己…”思建出了一丝歉意,但是说到最后的时候,他眼中闪过了一道凌厉的亮光,让人看后心里发寒,我可以确定思建在国外这两年一定吃了不少苦,我也当然知道去国外肯定会被欺负,无亲无故的,冷冰霜为了锻炼思建,估计也不会找人帮助他,一切靠他自己,所以有了今天,也是正常的,毕竟太老实,肯定会被欺负的。

 “可心把思建的屋子收拾一下…”

 看着思建在吃饭,我对着可心说道,可心一直坐在我的旁边,听着我和思建聊天。

 “不用了,我吃完了,我自己来…”

 思建放下碗筷就赶紧向着自己的臥室跑,似乎抢著要自己收拾房间。

 思建打开了房间,却发现里面整整齐齐,我也跟随着思建来到了他的房间,这两年里,这个房间是我的地,我基本上没有来过,但是此时却发现思建的房间收拾的整整齐齐。

 我不由得伸手在思建的学习桌上摸了一把,发现竟然一尘不染,不是我收拾的,那么只有可心。

 “谢谢爸妈,我的屋子竟然一点没变,而且还那么干净,看来你们一直在给我收拾著房子,也是在等我回来…”

 思建看到这些后,不由的笑了一下,对着我和可心说道,在刚刚的时候,我用余光看到了可心,在我用说手指抚摸桌子的时候,她的眼中闪过了一丝不自然。

 看来她经常来思建的房间收拾,只是趁我不在的时候,因为这两年我没有怎么看过视频,所以没有发现这一点,想到这些,心中还是难免有些小小的吃味。

 之后的日子里,家里突然热闹了起来,不因为別的,突然多了思建,而且思建这次回来给我和可心带了好多的礼物,几天相处下来,一家三口终于少了很多的隔阂,可心和思建沟通也比较正常了,只是两人的话语还是比较少的。

 而思建回来的第二天,我带着思建去看冷的冰霜,不为別的,我和思建都亏欠了冷冰霜太多太多,毕竟思建在国外的费用都是冷冰霜负责的,对于冷冰霜的恩情,估计我这辈子也还不清了。由于此时是放假期间,可心作为教师自然是放假,而且是寒假,所以可心和思建是两个大閒人,而我这个这样的工作,根本没有多少的假期,在家里陪伴了思建三天后,我就不得不再次上班来了养家糊口,开始的时候,由于以前的心理阴影,我心中还是会有些胡思想,但是趁着午休看了几次家里的视频后,我不由的放心了下来,思建长大了,不像两年前那么冲动了,如果他已经接近成年,思建已经向着大人迈进,而可心经过了和我的感觉复合,也不会像以前那样了。

 俩人单独在家的时候相敬如宾,虽然经常说话,但是一直保持著该有的距离…

 过了一个星期后,我突然接到了冷冰霜的一个电话,让我去她的別墅和她碰面… m.8MXs.Cc
上章 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