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 下章
 进入房门后我快速掉了鞋子,之后照旧跑进了我家的后阳台里。

 跑进后阳台后,我稳住自己的呼吸,这么长的距离,开门、关门、鞋、进入阳台,所有的动作一气呵成,这么多动作,我用了不到几秒钟、进入阳台后,我调整著自己的呼吸,过了大概几十秒钟后,响起了房门开启的声音,这个时候我的内心不由得紧张了起来,不因为別的,刚刚自己做的事情太过冒失了。

 首先,刚刚进门的时候,开关门的声音太大,声音肯定被楼道里的可心和思建听到了。

 其次,自己进来的时候,根本没有来得及给房门多上几圈锁。只是反锁了一下就跑进来了。

 这么明显的破绽,肯定会被可心和思建发现的,想到这些内心隐隐的有些后悔,早知道现在这个窘境,刚刚还不如站在门口,就说钥匙忘记带了站在门口等,回来取什么什么文件之类的。

 现在我只能听天由命了,房子就这几个房间,可心要找到我很容易的。

 我回头看了一眼被我重新放在供台上父母的灵位,我只能祈求父亲能够保佑我。

 “你这孩子,走的时候又没有锁门…”

 进门之后,客厅就响起了可心埋怨的声音。

 “我记得我锁了啊…”紧接着就响起了思建的回复声,但是声音没有多少的底气。

 “你这孩子整天丟三落四,一点也不让人省心,你在国外是怎么过的啊…”可心听到思建的话后,不由得叹了一口气,言语虽然是埋怨,但是话语中却带着深深的担忧。

 听到可心的这句话,我心中不由得大大的松了一口气,听俩人的对话貌似没有发现我。

 思建替我背了黑锅,帮我挡了没有锁门的第一

 至于开关门的声音,俩人应该是没有看到是哪个房门开关,俩人只听到了声音,我们家的楼层是一梯楼两户,俩人可能认为是我家隔壁邻居房门的开关声,一场危机就这么轻而易举的纯解了。

 “所以我才需要妈妈来照顾我啊…”这个对候响起了思建的声音,这是孩子对母亲的撒娇,在平时別人家里,这是十分正常的事情,但是想到俩人的过去,这些语言此时在我的耳中是那么的刺耳。

 我想接下来可心的回答应该是:你马上要出国了。妈妈不可能照顾你一辈子…

 “你啊!什么时候才能长大…”

 但是可心接下来说的话却出乎我的预料,我和可心相处这么久,以我对她的了解,她的言谈我能够猜测的八九不离十,但是这一次我却猜错了。

 可心这句回覆没有提到思建出国,似乎有些不符合常理,但是哪儿不对,我却说不上来。

 “我早就长大了,…又不是没有…”

 思建此时放不羁的声音响起,只是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可心打断了。

 “不许说…”

 可心娇斥一声,打断了思建的话,言语中似乎带着一丝慍怒。

 “哦,对不起,妈妈,你別生气…”

 思建可能意识到可心有点生气,不由得出口道歉。

 刚刚他要说的话,似乎有些耳,我仔细回想了一下,不就是两年前的那一晚,我在门外看着臥室里的母子媾,媾之前思建就说过同样的话,当时说完这句话之后,他还把自己的掉,承认自己已经长大了,结果就有了那个时候的一幕,把我刺的离家出走差点寻短见。

 “好了,我去做饭了,吃完饭后还有事情要做…”说完这句话之后、可心就开始做饭,此时是白天,我为了不暴目标,只能躲在墙体的里侧,我靠著墙壁不敢冒头去看一眼,只能用耳朵去听。

 我眼睛瞄著父母的灵位,似乎在转移著自己的注意力,厨房和我所在的这个阳台就一门之隔,我的呼吸摒息到了极点,不敢发出任何一点声音。

 厨房里响起了锅碗瓤盆碰撞在一起的声音,慢慢的阵阵香气传入了阳台,那是可心做的饭,我最熟悉的味道。

 此时我感觉肚子开始咕咕叫了,我赶紧摀住了自己的肚子,不让它发出声音,一点小小的声音都会被人听到。

 “咔…”

 正当我靠著墙壁等待着的时候,阳台的房门在这个时候竟然被打开了,我吓的赶紧蹲下,完全没经过思考一般。

 原来是可心进来拿葱,她伸出手在门边拿了一葱“咔…”阳台的房门再次关闭了。

 而我此时吓得不敢呼吸一下。刚刚可心的手离我只有不到20公分。

 可心没有发现我,那是因为我在门后,开门的时候,房门正好挡住了我,如果我是在房门的另一侧,那么我现在已经暴了。

 过了大约有一两分钟后,我才开始呼吸,以前我没有发现自己的肺活量竟然可以这么大,竟然可以憋气这么久。

 “你这孩子赶紧看电视去,在这闹什么闹…”正当我调整自己呼吸的时候,厨房里突然传来了可心的惊呼声,在刚刚的过程中,厨房响起锅碗瓢盆的声音。而客厅里传来了电视的声音,可以想像可心在做饭,思建在客厅看电视,俩人经历了短暂的安静。现在突然传来了可心的惊呼声,到底发生了什么?思建在和可心闹,是怎么闹的?有分寸的闹吗?只是现在我不敢冒头,只能忍著好奇心隐藏自己。

 “你再闹妈妈生气了…”

 不一会,就传来了可心的惊呼声,这次的声音带着一丝慍怒。

 因为厨房里响著油烟机的声音呼呼作响,我根本听不清楚太多的内容。

 “嘿嘿…”紧接着传来思建的笑声,之后笑声越来越远,看来思建是带着笑声从厨房跑到了客厅之中。

 “唉,这孩子…”

 接着传来了可心的叹息声。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着,最后饭做好了。母子俩在客厅开始吃饭。

 我能够清晰的听到母子俩吃饭的声音,而且母子一起看着电视,偶尔还会传来可心和思建的笑声,因为是白天的时间,窗户都开着室外的声音很大,人说话的声音,汽车声,全部参杂在一起,再加上客厅里可心和思建开着电视,加上两道房门的阻隔,我根本听不清楚俩人说话的具体内容。只能听到俩人偶尔传来的笑声。

 此时的我只能自己独自躲在阳台里挨饿,这个时候真的后悔,为什么不在公司把饭吃完再过来。闻着传来的饭香自己真的饿了。

 我看了一眼时间,距离我上斑打卡的时间越来越近,但是自己却无法身,最后我为了不暴目标,只能把手机调整成静音,我害怕上班时间到了,我无法身,领导会打电话过来询问。

 我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俩人貌似已经吃完饭了,而且电视的声音也关闭了。

 此时我已经没有了时间的概念,我双腿已经麻木,只盼著自己早点身。

 “碗筷先不收拾了。咱俩先去把你的行李那些东西买了…”电视关闭后,我终于听到了可心的话语,俩人準备再次出去购物了,但是可心竟然说去买行李,不是让她去给思建买衣服吗?怎么变成买行李了?正在这个时候,我听到了俩人走到门口的声音,而且貌似俩人开始换鞋子了,如果俩人在门口换鞋子的话,那么我此时冒头,应该是看到俩人的后背,俩人应该不会发现我吧。

 我深一口气,把头伸了过去,此时隔着阳台模糊的挡光玻璃,我能模模糊糊看到可心和思建的身影,可心弯在门口穿着鞋子,因为弯的关系,她的翘著,而思建此时站在她背后等待着,正在这个时候,我发现思建的手突然在可心的部上摸了一把,一下子把我的呼吸没了。我紧张的回忆著刚刚昙花一现的场景。

 到底是怎么回事?是我眼花了吗?也或许是思建正常的其他动作,被阳台房门的挡光玻璃给扭曲了,真的是这样吗? M.8mxS.cC
上章 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