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 下章
 此时的阳台没有开灯,而客厅里面亮着灯,这种强烈的灯光反,让我可以坐在房门的正面,透过玻璃看向客厅的情景。

 我能够看到客厅的可心,但是可心却看不到阳台的我。

 只见浴室打开的房门中走出了一个靓丽感的身影,可心身上围着浴巾,出深深的沟和两个硕大球的上半部分,惑而人。

 可心从浴室走出来后,直接走进了臥室之中,此时客厅的灯光还亮着,过了不知道多久,可心从臥室里出来。只是她的身上穿着睡裙。

 她到客厅关闭了灯光,之后回到了臥室,整栋房子只剩下我俩的臥室还亮着灯光…在回家之前,我事先给可心通过电话,告诉她我不知道要几点回来,告诉她不要给我电话,以免打扰我的工作,也不要惦记我。

 整栋房子都陷入了安静之中,只有我俩臥室的房灯一直亮着,说明可心一直没有睡觉,只是她没有睡觉在干嘛?我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到了平时可心晚上睡觉的时间了,但是可心到现在还没有睡,她是在惦记着我吗?我看了一眼手机,确定手机静音后,我松了一口气,我真的害怕可心这时候打电话过来,我是接还是不接?

 “咯咯咯咯…”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从臥室中传来了可心的娇笑声,这个声音传出来的是那么的突兀,在这个安静的夜晚里是那么的清晰。

 大晚上不睡觉,怎么突然在臥室里笑?看来可心又在玩手机或者看视频吧。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着,当时钟指针向了晚上十点后,臥室的房灯终于关闭了,可心比平时晚睡了将近一个多小时,或许她真的担心我吧…我坐在阳台上,此时已经是酸背痛,但是却没有感觉到多么的疲惫,不为別的,因为晚上很平静,可心并没有什么过分的行为,或许是自己真的多想了。

 我又静静的等了大约半个多小时后我才起身,之后轻轻的打开了阳台的房门,我此时光着脚,蹑手蹑脚的向着客厅走去。

 当我来到臥室门口的时候,我听到了可心均匀的呼吸声,她已经睡过去了。

 我松了一口气,来到门口穿上鞋子,之后打开房开了再关闭,故意制造出一个声音,仿佛自己刚刚到家一般。

 “老公,你回来了,忙这么晚…”

 听到我关门的声音后,正在房间睡的可心眼睛撑起了身子,迷糊糊的说道。

 “是啊,刚忙完…”

 洗漱完毕后回到上,可心直接靠了过来,伏在我的肩膀上安静的又睡了过去,看着可心恬静的睡姿,怎么也不敢相信可心会隐瞒我什么么事情。

 不过,为了解开心中最后的一丝疑惑,我还是準备明天去那个地方看看,就算给自己解开最后的一丝疑虑吧。

 到了第二天,经过了一上午繁忙的工作,我把几乎一天的工作全部完成了,之后和领导打了一个招呼,借着补充素材的名义再次向着郊区的平房区赶去,只不过这次只有我一个人,还有一台摄像机。

 我一个人开着车,拿着手机对照着视频中的房屋样子,没有办法,平房区实在是太大了,而且各种胡同恍如宫一般,我在里面不知道转了多少圈,终于找到了无人机拍摄的那个四合院。

 我把车子停在那里,在不远处看着那个四合院。

 这个四合院别致的,从外观上看,正是我喜欢的类型,看样子这个院子的历史不会太短。

 这个四合院没有位在最拥挤的平房区中心,而是在平房区的外围,独立的一个院落,门口朝着平房区的里侧,四合院的后院对着的是一望无际的平原,可以说地理位置还是十分不错的,最主要的是它的风格。

 我看了一眼附近的情况,附近只有零零散散的几个商店,整体氛围显得十分的安静,而且跟前几乎没有什么摄像头等探测设备,可以说这里是一个十分安静的环境。

 我带上了记者证,带上了墨镜和口罩,拿着摄像机钻出了车里。

 我把摄像机扛在肩膀上,我事先已经想好了,如果一会敲门后开门的真是可心的亲属或者是可心什么,我就可以说是来工作碰巧的偶遇。

 只是当我全副武装走近那个鎏金大门的时候,发现大门是上锁的,一把同样仿古的大锁头和一条大铁链子把门栓的紧紧的。

 此时我傻眼了。不因为別的,我考虑了很多种情况,但是就是没有想到大门会锁上,说明屋主根本不在家。

 此时我像是洩气的皮球一般,没有了任何的好奇和斗志。

 我转身準备回家去,只是我刚走到车子跟前,就看到了附近有一群大爷大娘正在玩牌,就在离这个四舍院不远处的一颗大柳树之下,我仔细回想一下,似乎有些不甘心,好不容易来一趟竟然没有牧获。

 我走了过去,老一辈的大爷大娘们很朴实,并没有介意我打扰他们,我借着工作采访的名义和他们閒谈了起来,聊著他们的老房子,说着这些陈年往事,大爷大娘们的嘴就把不住门了,毕竟现在的年轻人很少关注他们的陈年往事。

 在他们的陪伴之下,我开始拍摄他们的老房子,一间接着一间的拍摄,我拍摄的时候是有顺序的,目的就是那个四合院,而我无论怎么拍摄,拍摄的结尾都会拍摄到那个四合院。

 经过了一个多小时后,我在大爷大娘们的陪伴下。终于拍摄完了最后一栋房子,就只剩一那个四合院了。

 我摸了一把汗,目光集中在了那个四合院,我和大爷大娘们走到了那个四合院门前…

 “咦!这户人家怎么锁门了?是咱们哪个街坊邻居?可以参观一下吗?”我走到房门前故意发出惊讶的声音,之后回身和身边聚集的越来越多的街坊邻居们说道。

 “这户人家我们也不认识,应该说现在的屋主我们不认识,我只认识原来的屋主…”

 其中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大爷说道。

 “怎么说…”

 我带着兴趣问道,同时象征的打开了录音笔,仿佛在做采访一样。

 “这个四合院至少有一百多年的历史了,一直属于一个家族传承著,一个月之前,这家的人集体出国了,就把这个四合院出售了。这个四合院是我们这里环境和位置最好的一个四合院,据说价格很高,但是还是被人买走了。我们是多年的老邻居了,在房子原主人走之前,我们谈起过,本来他不想把房子卖掉的,只想着把房子租出去,但是买家却是铁了心要买,而且还给了高价,屋主心动,就把房子卖了…”

 那个老大爷一边捋著胡须一边侃侃而谈。

 “那房子的新主人你们熟悉吗?”

 我再次出声问道,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我的心也提了起来,现在终于问到了重点上了。

 “不熟悉…”

 听到我的问题后,那群大爷大娘轻轻的摇了摇头。

 “这个房子大约在一个月之前换了新屋主,而我们很少见到那个新主人面,就算偶尔发现大门没有锁,大门也一直紧闭,很少见到有人出来。这一个月以来,我们只见到房子的主人几次,他们都带着帽子、口罩和墨镜,显得神神秘秘的。

 刚开始我还以为是一伙人在利用这个房子干什么不法勾当,为此还报警过,但是警察上只了调查后,发现是我们多想了,新屋主就是一对低调的合法公民…”另一位老大娘说道。

 “等等,你说是一对?”

 我感的捕捉到了大娘中感的一个词语,口而出问道… m.8MxS.Cc
上章 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