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 下章
 什么情况?这是我的第一反应,我有点不相信眼前看到的,我赶紧眼睛,同时晃了晃头,难道还没有清醒?一切都是幻觉?还是说自己在睡梦中?可心怎么会往家里带一个男人?这个男人是谁?可心和他如此的亲密,还坐在他的身上,可以这么喜欢把一个人当成人椅子吗?此时我感觉到自己的心似乎都碎了,可心真的和别的男人鬼混了?一切都是真实的吗?

 此时我只能看到那个男人的头顶,根本看不到他的脸,我无法淡定,从小马 扎上站了起来,踮起脚尖想借着角度看一 看那个男人的脸,只是那个男人枕在沙发边缘的凸起上,双手还枕在头下,他的脸成45度角面对着可心,我根本无法看到他的脸。冷静,先不要着急冲出去,先不说俩人现在没有发生什么,首先搞清楚这个男人的身份,万一是可心的远房亲戚,自己了个乌龙,该如何向可心解释?

 稳住,我在心里一直在告诫自己,至少俩人还没有发生关系,衣服都完整穿在俩人的身上,俩人也没有接吻爱抚等亲密的行为,可心只是坐在了那个男人的身上而已,或许是和自己的亲属晚辈闹着玩。就算那个男人真是可心的野男人,那么俩人发生过关系了,我现在冲去也无法挽回,还不如稳住躲在这里多收集一些信息。想到这些,我努力高速自己的呼吸,不让自己发出声音,以免打草惊蛇。

 “总是这么小心翼翼…你不是说他要出去好几天嘛…”正当我思考的时候,客厅里终于传出来男人说话在声音,我不由得抬头看向了客厅之中,被可心坐在身下的人椅子。

 “这个谁知道呢…我也不敢保证…”不一会传来了可心的声音,她的声音中带着息,看来俩人应该是刚刚在外面玩完蜀犬吠来,可心的呼吸还不怎么匀称。只是可心身上还穿着学校上学的正装,那么俩人是在可心下班之后直接出去的?只是门口的两双拖鞋是怎么回事?而且那个男人就是四合院的男人吗?由于有房门的阻隔,外加上外面夜生活的喧哗声,我能够听清楚俩人说话的内容,却听不到俩人说话的音

 “唉…每天都是这么小心翼翼…一点都不痛快…”那个男人发起了牢,而我这边没有分析话语的内容,而是用一直辨别着这个男人说话的音,我把他的声音和思建进行对比,有一点像,声音都是那么的浑厚,但是因为各种声音的参杂,还是确定不出来。分析不出来后,我把注意力放在了俩人的言语上“小心翼翼”?这不是与偷情所对应的一个成语吗?俩人这两天小心翼翼,如果真的是正常的亲属关系,还至于小心翼翼?我和可心都是开明的人,对于彼此的异朋友,我们都不会有什么芥蒂,只要保持底线就可以了,但是单独把异朋友带到家里,怎么说都超越了底线。

 “该给我老公打电话了…”可心没有回复那个男人的牢,而是看了一眼墙壁上的挂钟,已经是晚上6点42了,可心准备从那个男人身上起身给我打电话。

 “啊哦…”随着可心的一声惊呼,她刚准备从那个男人的身上起来,就被那个男人又“拽”了回去,让可心发出了一声惊呼。听到可心的这声惊呼,心里突然很痛很痛,按照道理说,可心被人突然束缚了一下,发出惊呼十分正常,但是可心的这声惊呼却带着浓浓的暧昧,那种不正常的感觉说不出来,反正是让人全身发麻的那种惊呼。“起来干嘛?就坐在我身上打呗…”那个男人把可心刚起身的身影拽回去后,轻声的说了一句,俩人说话都显得小心翼翼,那个男人说话也是一样。可心小小的惊吓了一下过后,只能叹气了一声,之后拿出了手机,面带复杂的寻找着通讯录,之后和那个男人比了一个嘘声的手势,拨通了电话。看到可心那嘘声的样子,心中更加的酸楚了,你不想让我知道你此时正在和另一个男人在一起,但是你可知道你的丈夫就在你俩的咫尺…

 好在事先来之前,我已经把手机关机了,就是害怕手机会发出声音。可心坐在那个男人身上等待着,只是等待的过程中偶尔咬着下,似乎显得很纠结,当然,表情也十分复杂,似乎有一些愧疚在里面,可心一直调整自己的呼吸,似乎不想让即将接电话的我发觉什么。只是接下来的一切都在预料之中,可心拨通了一下后,又尝试拨通了一遍,最后只能颓然的放下电话。

 “怎么了?”那个神秘的男人问道。

 “电话关机…”可心的声音带着一丝失望说道。

 “那不正好,关机说明他正在忙,所以你不用担心什么的…”那个男人听到可心说的消息,一下子竟是提高了一些,似乎带着一丝兴奋。

 “我和你想的不一样,他关机你或许会高兴,但是我却担心 ,因为我无法确定他是否安全,我老公的工作是比较危险的…”可心听到那个男人的话语后,带着一丝不说道,似乎在埋怨那个男人。

 “好了好了,我错了…不过咱们不是说好了嘛,咱俩在一起的时候,不要称呼他为老公…”那个男人似乎也和可心针锋相对,声音中 带着一丝不

 “好吧,你错了,我也错了,咱俩各错一次,扯平了…呵呵…”原本我还以为可心会因为我和那个男人再争论一下,只是没有想到可心的回答出乎我的预料之外,她竟然借着刚刚的借口和这个男人妥协了。

 “那咱们今晚就在这里…”听到可心的话后,那个男人似乎很满意,得寸进尺的问出了这个问题,竟然想在我家里过夜?我现在最想知道这个男人是谁,现在只要我冲出去,就可以看到那个男人的脸,只是现在还不行,我至少要知道俩人是否发生过关系了,万一我冲出去,结果俩人死不承认,那么我有什么办法,俗话说捉要捉双,等一切证据确凿。我现在在心里只能默默的期盼,可心和这个男人刚刚开始暧昧,俩人还没有来得及发生关系,我现在发现阻止还得得及。或许有一种可能,这个男人是可心的领导,可心有什么难言之隐?或者说为了家里被潜规则?这种事情在网上看到了很多。

 “想得美…一会你赶紧回去吧…”结果换来可心的一阵嗔怪,听到可心的这个回复,我心中安心了不少。

 “好,那我回去,但你至少到楼下送送我吧…”可心的回答让那个男人了一口气,最后终于不再要求其他的。这个过程中,我一直怀疑他不是思建,因为这个过程中,他没有叫可心一声妈妈,在以往的时候,思建都是妈妈长妈妈短的,但不是思建又是谁?

 “送你当然没有问题,别使坏…”可心笑了一下,之后用纤纤玉手轻轻拍打那个男人的额头一下,显得十分暧昧。之后可心的部被短裙遮挡住,她深一口气,之后咬着下准备起身,看到可心的样子,我感觉十分的奇怪,就是从人椅上起身而已,至于下这么大的决心嘛,只是当可心的股离开那个男人的部的时候,我脑袋轰的一下,差点炸开,之间可心的部离开那个男人的部后,短裙的裙摆也散落下来,盖住了可心的部,只是却掩盖不住俩人之间连接着的那黝黑、长、青筋环绕的大茎,此时茎上水光闪闪,沾体,男人的子都没有,直接打开前开门拉链,从前开门里伸出了那壮的茎。

 虽然因为短裙的遮挡看不到可心的下体,但是明显可以看到那茎是从可心的身体里慢慢的出,而我这个时候视线下移,才注意看可心的内从始至终都挂在她的脚踝处…可心,我的爱,清白… M.8mXS.cC
上章 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