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 下章
 看到浴室走出来的那个人,我一下子愣住。本来想在电话里对可心摊牌和大吼,但是看或浴室里走出来的那个人,我所有的话语甚至是思绪全部都消失,我拿着手机呆呆的看着屏幕里从浴室里走出来的那个身影,他全身赤用浴巾擦拭着身体和头发,和那天我在阁楼棚顶看到的身影一模一样,黝黑的皮肤强壮的身体硕大无比的生殖器,而这次和上次不一样我清楚的看到他的脸,也终于看到他的脸,但是却是最让我想不到的脸,最让我不愿意面对的一张脸。我的儿子思建的样貌一点没变。是啊,刚离开几天的人,样貌怎么会变,只是改变的是他部的

 生殖器硕大无比茎,在那次看到这茎的时候,我直接否决掉思,因为两年前,我看过思建的茎。虽然也很大,但是远远无法和这相比,现在这疲软都至少18厘米的茎,就挂在思建的间事。事实胜于雄辩,现在我才发现思建两年来长大的不只是身高和体重,他的生殖器竟然也变得这么大,难道是从小生长在非洲,得益非洲环境的影响和饮食习惯…

 我呆住,所有的疑惑在这一刻全部都清晰起来。就像那天可心和思建去商场购物在商场的时候,我明明看到俩人大包小包的拎不少的末西,结果回家的时候,俩人双手空空。当时我一直不明白是为什么?现在来看俩人是去购物,是为给这个四合院添置家庭用品,那天俩人买完东西后把东西都送到这里。俩人一直购物布置自己的新家,至于思建在美国给我打电话,这样就更简单,思建是去美国,在美国呆几天,用美国的电话给我打电话消除疑虑后又飞回来。不得不说这个四舍院的位置十分的隐秘,而且俩人来这里的时候都是包裹的严严实实,周围邻居都不知道俩人的身份,如果不是来这里采风用无人杌无意中高空拍到,我可能一辈子都会蒙在鼓里,远在美国的儿子此时却在自己的城市里,而且就离自己这么近,而且还和自己心爱的子感情复燃。

 为什么可心为什么要骗我,原谅你一次为什么还要再犯,难道真的爱上思建。

 还是说我在生活方面无法足你你臣服在思定的一l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这里我可以理解但是这不能成为她背叛我的理由和借口只是虽然知道俩人的身份也想通以前静种的疑惑但是这中两发生什么可心为什么再一次和思建苟合。

 这里面有太多太多的谜团但是确定这个情况后自己还有心靖去调查吗。

 现在的情况完全出乎我盼预料之外我宁愿可心速次出轨的对象是别人而不是思建画面中的思建走出浴室后看到可心背对着他偷偷的打电话眼中闪过一丝疑惑和不不由得加快速度走到可心的背后阍那不久前括入过可心道的茎前后飕动着走到可心的背后他的双手绕过可心的腋下抚摸上鄂对我最喜欢的弧线隔着衣服扣着可心此时却没有顾及列这一切专注的打电话…老公你怎么了?说话啊,难道掉线…

 话筒中一直传来可心的呼唤声,我在这边已经发傻愣住那边可心一直和我说话,我这边却没有回应,我甚至连呼吸都停止,小屋里的一切安静的可怕,可心说到最后还把手机从耳边拿走放在眼前,看看似乎还以为是掉线。而思建在她后背摸着她的双,她却不顾及专心摆着她的手机,我麻木的把手机从耳边放下之后把电话挂断,挂断之后,我随之把手机再次关机。思建的出现打我所有的心理准备,现在我认为最不可能的事情成为事实,我接受这个现实需要长久的过程,画面中可心看到电话挂断之后,赶紧给我回拨,只是注定没有结果我这边手机已经关机。可心把电话放下,这个时候她才注意到前的两手。虽然没有看到背后但是握住房的两个大手黑黑的、长着黑始律俑者是谁她心里最清楚。

 好了,别闹!可心一个转身思建的熊袍中躲闪出来显得有些黯然…

 怎么,刚在和谁打电话,还偷偷摸摸的。思建有些吃味的问道显得不在乎但是语气中还是带着一丝酸意。

 还能是谁。可心叹一口气之后坐在沙发上用手抵着自己的额头显得十分的沮丧或许我冷漠的态度让她有些难受…

 是我爸爸。思建想到什么问一嘴可心没有回答还在那里安静着…他应该需要很久才回来吧!为什么这么丧,吵架?思建一边说着一边赤着身体走到沙发的另一边坐在可心的旁边手臂环住可心的肩膀就像情侣般那样要犯可心的身体搅透怀里…行别闹我得赶紧回去。

 可心用胳膊把思建的手臂当一之后从思建的怀里起身准备去衣架拿衣服。

 于嘛要回去不是说好今晚在这里陪我吗。

 听到可心的话语后思建的脸出一丝惊讶还有一丝惊慌更多的是失望看样子可心之前承诺过他今晚在这里陪着他或许等着思建洗完澡后就和他翻云覆雨遘一点旷以以思定虎岩荣赤身缮走出来有美但是现在可突然改变。

 意让他有些猝不及防刚在我家客厅里思建被可心的不下不一的在离开的对候可心是准备送思建的但是一楼的过程中思建肯定是软磨硬泡让可心改变的意只是可心真的是临时改变意吗。

 如果她确定不陪思建那么她离家的时候为手}幺要关灯几分钟还会回戴楼上关灯岂不是多此一举。

 看来可心在关灯的时候已经做好可能陪着思建回到四合院的准备。

 你爸爸刚给我打电话情绪有些不对但是不知遂为什么最后手机掉线之后就挂断貌似你爸爸那边信号不好虽然你爸爸可能是作出侍幺不顺心的事情这种情况以前也有过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有一丝心里不安所以我今晚还是回去比较稳妥。

 可心叹一口气穿上外套后走到思建面前皱着眉头说道。

 可是。

 思建还是不甘心艰中带着激动扫留恋说道。

 不要可是你还记得那一晚吗。

 就是被你爸爸捉副咱俩的那一晚我不希望那一幕在重演永远不要万一你爸爸今晚再突然回家结果我不在家里我该怎么和他解释。

 可心打断思建的话说出心中的担忧而这断话让思建瞬间如气的皮球一般瞬间蔫去至少他还是帕我的。

 不要那个样子明天下午我来陪你好好在这里等着。

 可心看到思建的样子艰中闪过一丝不忍和心疼伸手在思建阐的嬲茎上轻轻拍打一柔声说道。

 听到可心的这句话思建的情绪方好一些出一丝笑容而我则是想哭却发现自己不出艰泪。

 画面中可心开始穿外套之后蒙上了围巾和口罩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和那天晚上一样,思建因为浑身赤所以干脆围上了浴巾。送可心出去思建的眼中一直闪着不舍的情绪似乎有点要哭的意思不知道是真情还是装出来的一直围着可心转来转去可心走到了大门口思建也跟了上去… M.8mxS.cC
上章 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