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 下章
 打开房门的一刹那,我的神经也紧绷到了极点,心里做好了最坏的准备和打算,仿佛一个烈士准备庄严赴死一样,内心充了决绝。但是打开房门后,扑面而来的是家里熟悉的气息,房间里虽然很黑,但是门口进来的灯光还是能够看清楚客厅里的轮廓,但是十分安静,根本没有人影和声音。在开门的时候,我的气息是紧绷的,但是这一刻仿佛一个拳头打在了棉花上。难道俩人没有回家?还和以前的场景一样吗?”谁…“正当我站在门口疑惑的时候,房子里响起了一个女人的声音,这个声音最熟悉不过了,是我心爱子可心的声音,她的声音中带着紧张和恐惧,声音很大,听到可心的声音后,我条件反的打开了就在门口的客厅灯光开关,意识到可心在家后,我的第一反应就是俩人偷情媾的地方不是客厅,而是卧室。打开客厅的灯光后,客厅骤然亮起,我被灯光刺的眯了一下眼睛,但是紧随其后我就看向了我俩的卧室,卧室的房门没有关,而可心此时就抱着被子坐在上,脸上带着恐惧。

 我什么也没有说,直接进入客厅里,甚至连鞋子都没有,我走到了卧室的门口,因为我站在大门口的时候,我俩的卧室虽然能够看到可心的身影,但是里却有死角,或许此时思建就藏在上,隐藏在那死角的角落里。只是我走到房门口后,发现上只有可心一个人,此时可心全身颤抖的看着我,双手把被子紧紧的抱在前,表情十分的恐惧和害怕。这个时候我才想起来,我此时头上带着帽子,嘴上带着口罩,可心根本看不到我的样子。

 怎么回事?怎么没有思建的身影?我清楚的看到思建是送可心回来的,而且在开车来的路上也没有看到思建的车子,那么思建没有来我家,可能去了其他的地方。完了,惨了,竟然没有捉到俩人同时在一起,看来可心真的安安稳稳的独自一个人回家了。现在冷静下来仔细的想一想,确实不可能把思建留在家里,记得可心在四合院临走的时候说过,在电话里听出来我的异常,担心我今晚会回家,所以她才从四合院赶回家里,既然她有这种担心,怎么会把思建留在家里?想到这些,我真的有些后悔,为什么刚刚没有仔细的想一下就冲了上来?自己真的太冲动了。

 现在怎么办?已经冲了进来,而且撞见了可心,可心现在十分的恐惧,可能把我当成了入室的犯罪分子。我的大脑高速运转着,最后打定注意,只好补救了。我打开了卧室的灯光,之后摘下了头上的帽子,摘下了自己的口罩。此时我的身上穿着是新买的衣服,自己原本的衣服和行李都放在了那个小屋里。可心看到我的样子后,按照道理来说应该是松一口气平复下来才对,但是她却更加害怕了,看着我的样子磕磕巴巴,半天没有说出来话。

 “是我,我回来了…”我让自己的语气尽量的保持平和的说道。

 “老…老公,你…你怎么…”可心上下看着我的穿着和打扮,和思建他俩一样,竟然也带着口罩和帽子,这种映让她不得不害怕,与此同时,我突然回家,她根本来确定我是不是知道了什么,所以一直害怕的说道,磕磕巴巴的,不知道该问我什么。

 “说来话长…”我转头看了一眼主房门,刚刚进来的时候我只想着捉,连房门都没有关。说完这句话后,我转身去关房门,背着可心大脑高速的运转,想办法补救,既然没有捉到现场,我决定不要打草惊蛇,至少我要知道前因后果,不了解全部,我真的不相信这一切。关闭房门后,我去外套,走到了卧室里,可心眼巴巴的看着我,虽然表情平静下来,但是眼中的恐惧一直存在着,她不敢说话,仿佛等着我的审判一般。

 “这次出差出了意外,我们一行人去做暗访,结果暴了,我们好不容易才跑回来…”我坐在边,语气有些紧张的说道,我的这种紧张不是装出来的,确实很紧张。听到我的话语后,我的余光看到可心确实松了一口气,她也知道我工作的特殊和危险,以前也有过这种情况,只是这么多年只有一次,那是好几年前了,这次算是第二次。

 “现在安全了么?老公,要不要报警?”可心似乎没有完全相信我的话,毕竟前几小时前她刚刚做过对不起我的事情,做贼心虚,这次的理由她肯定不敢完全相信。

 “不需要,几小时前给你打电话你没有发现我的异样吗?我那个时候就是给你暗示,让你报警…”这个时候我想起了那个时候给可心的电话,现在揪着这个理由说了出来,我现在要做的就是必须尽可能的打消可心的疑虑,不能打草惊蛇。

 “对…对不起,老公,我…我没感觉出来…”可心听到我的这句话后,眼中闪过一丝了解的情形,不由得结结巴巴的说道。

 “不说了,睡觉吧,明天上班回公司处理这些事情吧,太累了…吓死我了…”我摆了摆手,准备不再说下去,言多必失,如果解释的太多,反而会让可心生疑,学过一丁点心理学的我,觉得这种程度刚刚负好。

 我走出客厅去下衣服,此时已经是晚上11点52分了,在衣服的过程中,我的目光扫了一下隔壁的次卧,次卧的房门也是打开的,里面没有思建的身影。完一切后,我特意去阳台给父母上了一柱香,这是我每次出差回来必须要做的一件事情,算是看看父母,也算是祈福,但是这次多了一个目的,就是寻找思建,我害怕思建还在这个房子里,我既然可以躲在阳台,思建为什么就不可以呢?虽然这种可能很低很低,毕竟我开门进屋的速度很快,思建如果当时和可心在一起,他根本没有反应的时间。

 完一切后,我换上睡衣躺在上我的呼吸没有完全平复,毕竟今晚经历的事情太多,刚刚又强迫自己去圆场,现在紧张和压抑的情绪不是装出来的,是“真情”只是现在的情绪和我出差卧底失败逃回来的经历也是一致的。我躺在上,可心躺在我的身边抚摸着我的膛,像是在给我顺气,而她的呼吸也很急促,只是她在极力的控制,抚摸着我的膛的那只玉手在微微的颤抖,揭示了她此时真正的内心情景。

 我俩都没有说话,仿佛都在平复彼此的内心,可心此时的脑海里一定思考着所有的东西,似乎在验证再捋顺,而我也在思考接下来该怎么办。自己冲动的后果是让自己假装出差的试探暴了,接下来该怎么办?我记得人俩人在四合院出来的时候,可心说过明天下午会去四合院陪思建,现在被我突然回家这么一搅和,她明天下午还会去吗?不管怎么说,明天借着上班的名义离开家里,之后去那个小屋里继续监控,只是晚上我必须得像正常一样回家,虽然我给了可心“时间”但是可心和思建被这么一吓,还会继续吗?

 我之所以决定没有立即和思建摊牌,那就是我必须要拿到实质的证据,那就是要拍摄到俩人媾的那一段,在客厅的时候,虽然看到了,但是那个时候我根本没有拍摄,所以我决定强迫自己再忍一忍,就这么摊牌,内心总觉得不甘心。一切,只看明天了… m.8mxS.cc
上章 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