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 下章
 等我回到卧室后,可心还保持着刚刚的姿势,赤雪白的身体还是那么的人,只不过可心的身体还是那么的雪白,没有一丝的红,也没有汗珠,和思建做相比,差距是那么的明显。我记得可心和思建的每一次,可心的全身红,汗水布身体仿佛沐浴一样,这么大的差距只说明了一个情况,我根本没有给可心高,甚至说是一丁点的快,和思建的茎相比,我的茎对于现在的可心来说只是隔靴搔而已。

 “好了,睡觉吧 ,老公…”呆了一会后,可心终于把枕头从下拿出来,只不过感觉她往自己的下放枕头是多余的,她的道口根本没有多少的出,我的量和思建还是无法相比的,当然,这也只是我的猜测,毕竟我还没有看到两年后的思建能够多少,但是两年前还年幼的思建量就已经比我还要多了,更何况是现在?

 “不去洗一下吗?”此时我说道,只不过我的目的不是让可心去洗澡,而是想趁着可心洗澡去看一看她的包,可心每一次洗澡都会超过半小时以前,可以给我足够的时间,这几天我一直感觉到十分的困惑,而且可心刚刚主动求也让我感觉到困惑,我想到了一种可能,只不过自己不愿意承认而已,也不愿意去相信。

 “不了,洗澡容易浪费老公的宝贵资源,睡吧…”可心笑了一下说道,也没有穿睡衣,直接盖上了被子就准备入睡。

 “你就真的那么希望要孩子?”我当时也不知道为什么,口问出了这么一句话,可心对于孩子的渴望一直没有淡过,一直不愿意放弃。

 “也…也不是啦…只是顺其自然嘛,我真的希望能够生一个孩子…如果没有的话…也没有关系的…只要老公在我身边,其它的都不再重要…”可心听到我的问题后,瞬间闪过了一丝惊慌,只是惊慌的表情转瞬即逝,瞬间调整了过来,只是开口说话的时候声音带着一丝颤抖,但是她随后很好的掩饰了过去。诡异,一切都太诡异了。

 房灯关闭了,我躺在上,大脑中高速的运转着。可心和思建做没有带套,那么是因为什么?我没有看到视频的最后,但是我或许已经猜到了,应该是可心被内了,如果一会没有找到可心吃的避孕药,那么一切的答案或许也就明了了。等过了许久后,可心终于睡了过去,听到她均匀的呼吸声,可心原本的时间睡的比我还晚,但是最近大半个月,可心睡觉很沉,也很香,比我还要恋,难道是得到了思建滋润的缘故吗?或许我的想法有些偏激吧,但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

 我慢慢的下了,回头看了一眼可心,之后拿着手机来到了可心,为了以防一一,我还把卧室的房门关闭了。可心的包就放在沙发上,我拿出手机打开后面的小灯,在可心的包中翻找着,此时我的心中一直有个期望,那就是能够寻找到避孕药,但是我翻遍了所有的包,就是没有找到可心的避孕药。但是却在包的内夹层里有一个钥匙,那个钥匙没有挂在她平时的钥匙串上,或许就是四合院的钥匙吧。

 我在电视柜里拿出了一些石膏,悄悄的把钥匙的两片印在了石膏上,对于我这种资深记者来说,配一把钥匙不是什么难事,据说我们公司原来有一位前辈,只要让他看一眼钥匙,不太复杂的钥匙,他就能够记住轮廓,之后凭借记忆把钥匙刻出来。完这一切后,我把模具放到了包里,把一切都回了原位。我慢慢的回到了卧室,之后小心的查看衣柜和其他地方,但是却一无所获。家里有几瓶药物清单,没有多余一丝药物,所以我可以肯定可心的身上没有避孕药。或许,那个四合院的房间里有避孕药吧…这是最后一丝可能,毕竟可心不可能把避孕药带到学校去。

 到了第二天早上,我几乎一夜没有睡,可心给我做了早餐就上班去了,我的病情已经好转,我告诉她我今天正常上班,她也没有阻拦什么,距离我的假期到期还有三天时间,自己能够完成所有的事情吗?不管能够找所有的答案,就以这最后三天为期限吧。可心走后,我也立即下楼,拿着模具去了一家我熟悉的店家,没用几分钟就把钥匙给仿制出来了。完一切后,我开着那辆面包车向着四合院赶去,赶到四合院,已经是上午十点钟了,而此时的四合院大门还紧缩着,看来思建应该是一夜没有回来。买了一些食品后,我回到了小屋中,今天或许是一场持久战了。我不由得想到可心和思建的电话,可心在电话中答应思建今天会来“补偿”他,可心真的会来吗?如果现在我想阻止可心,只需要找一个借口给可心电话,或许我就可以阻止她,只是这种特意的阻止有意义吗?顺其自然…

 时间还早,想到了昨晚查看的民平顺,我决定把剩余的视频看完,一会可能要再看自己心爱的子出轨和别人现场直播,那么现在看看视频就当给自己打个预防针吧。我打开电脑,深了一口气,把手机放在桌子上看了一眼,没有电话,那么就没有人打扰我了,时间定格好,视频慢慢的播放着:

 “啪啪啪啪…”调整好时间的视频好后,点开了播放键,画面还在缓冲中,但是耳麦中清脆且急促的撞击声就传入我的耳朵中,画面未动声音先到,随着画面的播放,那天下午不堪入目的画面再次映入我的眼帘。思建双肩扛着可心的双腿,部不断的撞击着可心部,发出啪啪的撞击声,壮无比的茎不断的在可心粉红色的中间进进出出,刮出一片片水和爱,俩人的已完全透,每次碰撞在一起都连起一晶莹的丝线,发出吧唧吧唧的粘水声。思建的双手握住可心前的双,卖力的着她。

 “啊啊啊啊…轻…啊…啊…轻一…轻一点…哦…啊啊…轻…啊啊啊啊…你进去的…啊啊啊…太深…了…哦…”可心的身体犹如一艘小舟,在风中不断的摇曳着,随着思建的卖力干,可心不断的叫喊呻着,可能是思建的动作太过野,可心一边大声的叫一边断断续续的说着,这丝言语是无比的熟悉,可心的额头布了汗水,额头前瞻的刘海秀发黏在额头上,她脸色红,身体也红,和昨晚的雪白对比是那么的鲜明。只不过思建仿佛没有听见一般,没有减慢速度,也没有减少入深度,反而送的力度更大了,速度更快了,因为他懂得女人越是这么喊,其实她的内心越兴奋。

 此时可心似乎忘记了时间,也不再着急了,竟然让思建慢一点轻一点,些时的她只有情,没有了时间的概念,也忘记了给我回家做饭,忘记了我这个丈夫。虽然做好了心理准备,但心中的疼痛还是无法阻止。我似乎不想在深受折磨,我把画面点着快进,思建自然也知道自己今天有些过分了,竟然没有遵守可心给与的时间,所以他似乎想挽回想补偿,他一直高速的着可心,没有浪费一点时间。

 当时间过了大约半小时后,随着可心和思建一起发出的高昂的呻,思建的送停止,部死死的顶住可心的部,没有一丝的隙,而思建大大、思思、鼓鼓的囊开始剧烈的收缩着… m.8mxS.Cc
上章 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