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 下章
 了吗?是了还是没有?看到思建和可心紧紧的合在一起没有一丝的隙,看到思建的 表现,作为男人的我自然知道这意味沣什么,但是我不愿意去相信可心真的被思建内了。思建的囊收缩了好几下,大概半分钟后,思建终于完毕了,而的过程中,可心的身体一直在颤抖着,而且颤抖的十分有规律,思建的囊收缩一下,可心的身体就颤抖一下。思建的囊每收缩一下,就是再向着可心的子出一杆,而的冲刷让可心的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着,可心身体的颤抖和思建囊的收缩,两者的配合是天衣无

 在思建之前,我看到了可心的身体反应,虽然她沉浸在思建的干之中,她的身体虽然随着思建的送不断摇晃,但是她的理智还残存,在思建要之前,她也明显可以感觉得到,男人在之前,送的速度和力度会突然加快,而且呼吸也会加重,这些都是男人之前的共同特征,我自然也有,在我和可心做的时候,可心都可以清晰的感觉到和捕捉到,对于思建,可心自然也可以。可是,为什么…

 哪怕在思建之前,可心能够摇摇头,虽然不说话,但是能够表达一下她的意愿,或者她张口断断续续的说出几句拒绝的话语,至少让我觉得她不愿意被内,至少我可以为她寻找一个理由:沉浸中短暂的的失。但是可心却没有留给我任何一个让我原谅的理由,而且似乎思建的内,她没有任何的奇怪,或许,只有最后一种可能,避孕药在四合院的某个抽屉里,可心一会就会吃一颗避孕药吧。

 思建完毕后最先反应和恢复过来,自从知道他经常锻炼身体后,他的体能异于常人,刚刚的送强度对于他来说游刃有余,所以他虽然呼吸急促,但是很快就恢复平复下来。而此时的可心浑身红,全身漉漉的,全是汗水,仿佛洗过澡一般,头发黏在了她的脸上,思建停止后,她身体的颤抖也停止了。她闭着眼睛不愿意醒过来,还在体会着高的余韵。思建没有惊动她,双肩还扛着可心的双腿,他的双手温柔的在可心的双腿上来回的爱抚着,他的茎还牢牢的紧跟在可心的道中。我和可心做的时候,当我茎疲软,立即就会被可心紧凑的道挤出来,但是思建的茎却没有被挤出来,还牢牢的卡在里面,或许是因为思建的茎即便疲软也很长,也或许…思建虽然,但是茎还没有疲软…

 过了一会后,可心还没有反应,而思建看了一眼墙壁上的时钟,此时已经马上要到5点13分了,时间对于他们来说已经无关紧要了,晚了就是晚了,再多晚一会也不会有什么的。想到这些,思建不由得扶住了可心的双腿,肩膀晃动了一下,把可心的双腿往肩上抗的更加结实一下。“吧唧吧唧吧唧吧唧…”思建竟然又送了起来,此时距离他还不到两分钟,他竟然又恢复了,而且从他送出来的茎来看,他的茎一点也没有疲软,还是那么的壮,而他出来的茎已经布了牛般粘粘的,思建竟然想来第二炮,看到这些,我已经不知道自己心里是什么滋味了,麻木了,伤心了,还是绝望了。

 “啊…”正在这个时候,耳麦中突然传来了思建惊恐的声音,此时我的目光自然集中在了屏幕上,原来察觉到思建送,可心瞬间反应了过来,她抬起被思建抗在肩膀上的一条腿,顺势蹬了思建一脚,虽然可心的力气很小,但是此时或许她很生气,竟然一脚把思建蹬的后退好几步,差点坐在地上。“啵…”在思建被可心蹬开的时候,思建的茎也被从可心的道中扯出,发出了一声犹如酒瓶开启的声音,犹如拔出的太快,也太突然,思建的茎从可心的道中嘣了出来,在分离的那一刻,思建的茎上下晃动着,甩起了几滴飞舞的。而在分离的那一刻,我看到了可心的道形成了一个圆圆的大,那个口久久没有闭合,能够清楚的看到道内壁粉的蛤

 思建的茎拔出的一刹那,可心的身体上下猛烈的起伏了一下,猛烈的拔出可心的揧也不小,茎拔出后,可心的道犹如一道泉一般,出了大量的,那些又白又浓,从可心的道里涌出,和下面粉的菊花,滴落在了沙发之上。可心把思建蹬开后,就立刻转头看向了墙壁上的挂钟,她此时才想起了时间,只不过似乎已经太晚太晚了。再看到时间的一刹那,可心的脸上闪过了一丝紧张和恐惧,她慌乱的起身,在站起来的一刹那,她差一点摔倒,因为刚刚思建猛烈的干,已经让她浑身无力,她稳住身体后捡起内就准备穿上去,只是她把内套在玉足上的时候发现自己的道里还来断涌出,而且已经从到了她的大腿内侧,这个样子让她怎么穿上内

 她慌乱的跑向了浴室,似乎准备洗澡,但是她刚抬起脚步,又看了一眼墙壁上的时间,她干脆拿起纸巾擦拭几下,最后用卫生纸堵住了道口,就那么穿起了内。思建似乎被可心的一脚踹蒙了,站在原地不动,茎似乎也失去了生息,慢慢的软了下来。

 “我送你吧…”可心穿好衣服后准备离开,思建终于发话了,此时他已经感觉到可心生气了,只是他没有感觉到奇怪,再他强大的能力打破可心要按时回家的幻想的时候,他就已经做好接可心怒火的准备,要想回报,必须要付出一些东西才行。

 “不用了…”可心没有回头,说主知的声音很冷,看的出来她很生气,但是此时却没有给她生气的时间,她现在只想快点赶回家里,早回去一会是一会,越晚回家事情越糟糕。可心打开房门后,小跑着往外走去,而思建则颓废的光着身体从在沙发上,他没有穿衣服,就那么坐在俩人媾过的位置上,低头看着自己部的命子,此时上面还沾染了俩人刚刚爱的爱,思建低头,我看不到他的表情,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可心回家了,那个时候我估计已昏了,可心什么时候回家的我不知道,但是按照现在的时候估算,可心到家也得将近6点30分了,比我下班回家还晚将近一个小时。可心就那么的回家,如果我当时没有昏的情况下,一定会发现状况的,至少我能够闻嗅到她身上的味道,除非她在回来的途中香水掩盖身体的气味,我的昏或者真的是上天的安排,帮助可心躲过了一劫。视频看完了,我想要的答案已经找到了,心中似乎已麻木了,至少自己已经想到了这个可能,虽然不愿意相信,但是也做好了这个准备,似乎还需要一些时间去证明一些东西吧。

 电脑的视频还播放着,而且点着双倍快进,正当我准备把电脑视频关掉的时候,画面中思建的手机响起来,本来思建显得有些颓废,但是他淡然的扫了一眼手机后,他的目光瞬间亮了起来,而此时距离可心离开已经将近50分钟了,估计这个时候可心已经到家了,思建的眼神看到手机为什么反应如此强烈?

 是谁的电话?可心的吗? M.8MXs.CC
上章 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