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 下章
 思建还在电脑画面中欣赏着,隔壁的可心虽然已经关灯躺下了,但是故事似乎还没有完,精彩的故事似乎才刚刚开始,我此时用笔记电脑,和思建f看着同样的事情,唯一不同的是我俩用的不是一套监控设备,而且已经不是在同一对空。

 可心的双腿摩擦了许久后,她的脸色似乎越来越红润,虽然红外线摄像头看不清可心脸部的颜色,但是可以明显的感受到可心的脸色有了变化,那一定是变红了,而且可心的脸上似乎有了一颗颗反着萤光的珍珠,那些不是珍珠,而是可心出的一颗颗汗珠。

 可心的脑海中在回忆什么,是回忆和思建那些不堪回首的往事吗?她或许在一直逃避这些想法,恨不得永远不要再想起,为什么现在要回忆?只有缺乏爱的滋润,迫切的需求才能够让她这样。看到可心如此的姿态,心中对她没有什么不好的看法,我也没有怨她,毕竟她是一个有着正常生理需求的女人。

 一个正常的人有需求是很正常的事情,除非她是什么冷感的人。

 因为我身体的原因,一直委屈了可心,让她根本得不到足,可心有这样的情形,应该说我才是罪魁祸首才对,谁让我自己不争气?真正算起来,也是我先亏欠可心在先,这也是我对可心念念不忘的原因之一。

 可心双腿摩擦了一会后。她的呼吸也越来越急促,她慢慢的睁开了眼晴,黑暗中她水汪汪的大眼睛反着微弱的萤光,在黑暗中不失美丽。

 她看了一眼房门,彷彿透过房门能够看到什么,难道她在怀疑什么?怀疑思建在门外?还是在她的心中有一丝她自己不愿意承认的期盼?可心看了一会后,深深了一口气,像是做了决定一般,她再次闭上了眼睛。

 她的手慢慢的伸到了睡裙的裙摆处,拉起了自己的睡裙,可心的内慢慢的显了出来,另一边思建也立刻坐直了身体,脸上出了期待和兴奋,思建长大了,似乎也更加的了解女人了。可心的每一步动作和行为,似乎他都能够事先猜想到或者预料到一般。可心起自己的裙子后,手慢慢的从内的外面伸了进去,她的纤细玉手放在内中抚摸着自己的部,那是她的所在,她竟然在自,在我离家的第一天就开始自

 我已经记不清楚可心上一次自是什么时候了,因为我一直不能足她,可心偶尔会在卫生间自,但是她只是偶尔的抚摸自己,或者洗澡的时候用花洒沖刷几下,因为那根本不能让她有太多的刺和高

 但是这一次不一样,思建就在家里,触景生情让她回忆起了很多的刺画面和感受,这种孤男寡女的情景,思建就在隔壁,两人在同一个屋内呼吸着同样的空气,而且可心抚摸自己的那只手刚刚还洗过思建的内,这种情景让可心忍不住抚摸了起来,而且反应似乎还有些烈,特殊的心理带来了一些新的刺

 画面中的可心正在温柔的抚摸自己,她的双腿蜷起分开,抚摸着自己的,另一只手着自己的部。

 说实话,这还是我第一次看到可心躺在上如此自,以前她都是在卫生间或者浴室瞒着我偷偷的进行,就算我没有在家的时候,她也不会在上,只是这次思建在家,她不方便在卫生间,而我不在家,刚好给了她上自的机会,给了她全新的感受和体验。

 看着可心抚摸自己而不断微微颤抖起的部,我心中才些伤感,或许自从思建回来后,可心再次看到思建的时候,她就有了那个渴望,只是我在家她才有所收敛,她一直有着这种想法。

 但是我走后,压抑许久的望,让她决定在不伤害我的情况下。背着所有人让自己放纵一回,只是她不知道她此时的行为会为自己带来什么后果,如果只是被我看到还好,但是却被思建看到了,这无意向思建传达了很多的讯息,给了思建充分的信心,可以说今晚发生的一切虽然都是小事,但这些小细节无疑是一条导火线,一切或许就从今晚开始。最后,随着的提升,可心似乎感觉有些不过瘾,她的手从内中收了回来,她的那只手的手指带着一丝润的萤光,她已经分泌出了爱

 她快速的把自己的内下。之后双腿轻轻彼此一蹬,内就被她从身上褪下,整个下半身一丝不挂了。

 她的双腿重新分开,手指开始在两只之间摩擦,甚至手指还伸进之中轻轻的送着。

 可心一直给人清纯圣洁的样子,性格温柔贤慧,现在这副的自模样,和平时的样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但是这种鲜明的对比却给人强大的视觉冲击,她丰的双被她自己着不断变换着形状。

 此时心思完全不在爱上面的我,感觉到自己的茎开始起,或许自己车祸失忆后再世为人,看到可心的这个样子竟然有些呼吸加速,没有办法,只要是个正常的男人都受不了这个视觉冲击,更何况是思建呢?思建快速的下了自己的子,在褪下子的时候,他的茎早已经完全起,子的时候还费了一番功夫。

 褪下子后,思建的壮的茎再次显了出来,只不过是完全起了,思建的身形十分的高大,但是这茎更大,与身体相较都有些显得不成比例。

 “啪…”

 思建的下后,茎一下子弹起,头拍打在他的肚皮上,发出一声脆响。

 他的头已经冒出了晶莹的前列腺,此时的他已经快要控制不住了。

 画面中传来了可心轻轻的呻声,她的手指在她的中不断的摩擦进出,她原本房的那只手已经移动到了她自己的嘴上,用手摀住了自己的嘴,压制自己的呻,以免被隔壁的思建听到,这种强烈的刺让思建的身体微微的颤抖着。

 思建握住自己的茎快速的动起来,只是他刚动了几下,他就突然睁开眼睛,似乎想到了什么,竟然停止了动,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小弟弟,眼中闪过了一丝决绝,竟然再次穿上了内,把自己的茎束缚住,似乎在压抑自己的,思建这么做让我有些奇怪,正常情况下思建得不到可心,得不到爱的抚慰,手是他发最好的方式,为什么他中途放弃了呢?这件事太过于反常了,只是现在我还不知道这个原因是什么…

 “啊…”画面中传来了压抑的呻,虽然很轻但是很悠长,画面中可心的两只手已经不动了,但是可心的身体紧绷僵硬,原本分开的双腿竟然紧绷的抬起,随着身体轻轻的颤抖,久违的自,相隔数年后终于回归到了可心的身上… M.8mXs.cC
上章 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