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 下章
 可心坐在沙发上心不在焉地看着电视,而思建脚前脚后的忙着帮忙收拾屋子,他故意的在可心的周围转了很久,而且他站立的角度很好,可以让可心毫无死角的看到他的部,那壮的东西在睡里来回的晃动着,不断的把睡部顶起一个个隆起的轮廓。

 可心虽然目光在电视上,但是眼睛的余光根本避不了那些情景。

 可心的脸色有些羞红,呼吸也有些急促,不知道是被思建拨的,还是因为她有些尴尬和紧张,她在那里是坐也不是走也不是,有些手足无措。

 “我先去睡了,你也早点睡吧…”

 纠结了许久后,可心假装打了一个哈欠对着思建说道,边说边起身向着卧室走去。

 虽然她装作镇定,但是语气还是带着一丝颤抖,那是因为紧张的关系。

 可心走进卧室后,随手把卧室的房门关了,思建愣了一会之后出了一丝微笑,他没有想到可心会中途离开,但是可心的异常被他发现了,他要的结果也就达到了。

 可心回到卧室后关闭房门,直接坐在了边,双手摀着双颊,她脸色很红润,呼吸也有些急促,一来是因为紧张,二来也是因为情被挑逗了起来。

 这是一个人正常的反应。只不过有的人高,有的人冷感,但是冷感的毕竟是少数。

 可心坐在边平复自己,此时的她还没有从慌乱中平复过来,另一边的思建则继续收拾房子,只不过他已经是心不在焉了,而且收拾的速度比可心在的时候要快了不少,这种反差证明了他刚刚在可心面前在演戏。

 思建在收拾的过程中,不时地转头看向可心卧室的房门,似乎他在注意什么。

 这个时候我才突然想起,可心进入卧室后,她竟然没有反锁房门,不知道是忘记了,还是因为故意不锁门。

 孤男寡女两人分居两室,女人每天都反锁房门,但是有一天突然不锁房门了,那么就说明两种情况,第一种是女人忘记了,第二种就是女人在给那个男人某种暗示,当然还有一种微乎其微的可能,那就是这个女人相信这个男人的人品,不再防备他。

 不过最后一种对于可心来说,几乎是不可能的,因为可心被思建强上过,他对于思建的那种防备心理一直都存在着,不是轻易就可以消除的,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剩下的两种情况,可心是属于哪一种呢?“咔…”随着再一声轻响,打破了思建的幻想,卧室的房门被反锁了。

 原来可心在边平复好了之后,准备躺下休息,这时候她才想起自己的房门没锁,她看着房门犹豫了许久,她走到了门前伸手握住了门锁,在锁门的那一刻她银牙紧咬,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

 她不想再次伤害思建的自尊心,但是为了万无一失,她不得不这么做,她不敢冒这个险,而且看到这次锁门比前两次都要纠结,感觉到她锁门不只是防备思建,似乎也在防备她自己。

 听到房门反锁的那一刻,思建收拾房间的动作突然停止了,他的身体僵硬了一下,他虽然闭着嘴,但是我能够看到他腮帮动着,感觉的出来他在咬紧牙齿。

 可心这种方式一而再再而三的伤害他的自尊心,就仿佛一个男人对自己心爱的女孩表白,却被女孩一次次无情的拒绝,那种伤心和难过,任何一个恋爱失败过的男人都体会过。

 思建平复了许久后,轻声的叹了一口气,继续完成接下来的工作,只不过背影有了一丝的落寞。

 思建结束最后的工作,落寞地回到房间里,他坐在边等了一会后,突然想到了什么忽然精神起来,他再次打开了监控视频,看着另一边房间里的可心,可心此时躺在上翻来覆去睡不着,看到她无法平静的样子,或许思建的身体一直在她的脑海中回,让她赶都赶不走,而且她身体压抑许久的不断地折磨着她。

 思建自然也知道女人这个样子意味着什么,他目不转睛的看着可心。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着,不知道翻来覆去多少次后,可心睁开了眼睛,此时她或许因为失眠,也许是因为情,她的眼神有些离,她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纠结了许久后,她的手缓缓拉起了睡裙,出了自己的内,之后下了自己的内出了赤的下半身,而思建的眼睛再次瞪大,看着可心在卧室里偷偷的放纵自…再次放纵后的可心全身无力瘫软,在对思建的幻想下,她再次达到了一次高,虽然不能彻底的解决她的需求,但是可以稍微舒解一下自己的

 这一次可心似乎是取了昨晚的教训,她拿着纸巾把自己的下体和手指擦拭干净,穿好了自己的内。之后转身面向里,怀里抱着被子仿佛真的睡着了,但是我知道她没有睡着,因为她的眼角下了出一滴滴晶莹的眼泪。

 稍微得到安慰后,回归理智的她在自责之下,还是忍不住无声的哭泣起来。

 她把怀里的被子抱的紧紧的,仿佛是在抱着某个人寻求安慰,此时她心中想的怀中之人是我?还是思建?不知道过了多久后,可心再次沉沉的睡去,而思建则打开了监控系统中的备份文件继续观看起来。

 以前的视频太多了,思建花了很长的时间都没有看完,只不过这次思建观看的时候,不再像以前截图了,而是换了一种方式,他把每一个关于可心的视频,尤其是他和可心的第一次和后续几次,包括发生关系及之前的几次猥亵,他都剪辑下来,保存在电脑里的一个文件夹中。不知道他准备要做什么。

 难道他准备把脸部打上马赛克,之后上传到网络上吗?想到这里,我的身上冒出了冷汗,不知道没有这个可能?现在网络上有很多的个人私密视频,都是这么传出去的,只不过打上马赛克会好一点,但是也有风险,毕竟现在网络人搜索的力量太强大了。

 如果说思建把这些视频上传网路,我相信有这个可能,一个对继母深深恋有的人,还有什么事做不出来呢?说不定他有一种暴癖,喜欢被网上的人看到他和可心亲热的视频,他会有一种另类的刺足。

 也许他会把他和可心以前的种种经历,做成一个个文件,之后上传到各个论坛…或许他看到那些人们的评论,会有一种另类的足,也许他会欣赏着网路上人们的评论和意见。

 这些可能不是我凭空想像,作为记者的这些年,我看到过太多的素材,也了解过各方面的新闻,这些事情以前我见过无数次,不过对于这种情况,最初我都嗤之以鼻,感觉世界上怎么有这些人的存在,但是随着自己当记者渐资深,这些事情我也就见怪不怪了,只不过没有想到这些事情会发生在我的家里,发生在我自己的身上。

 思建把视频一个个剪辑,一边剪辑一边把所有的视频看完,只不过他看到一些感的视频,尤其是他和可心那几发生次关系的时候,他都会注重可心的样子和表情,看了一会后他会把视频暂停,之后手指点着下巴,牙齿咬着嘴,不知道在思考什么,或许他在判断可心的心理,从心理学的角度去分析,以便于把可心的内心全部掌握,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可心随着时间的流逝,可心正逐渐沦陷在思建的阴谋之中… m.8MXs.Cc
上章 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 下章